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時代價值

发布日期:2019-01-29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0月23日
梁民愫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與經典馬克思主義的淵源久遠而又別具特色,是西方馬克思主義史學陣營中聲勢最大且影響非凡的英國史學生力軍。本文選擇兩代馬克思主義史家群體及新左派典型性史家思想,以學派演化曆程及史學思潮的時代條件爲視域,以史學觀念轉向及其問題意識爲主軸,從學術語境、史家思想和社會文化等多維視角,展示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整體面相及核心史觀,概括其史學思潮的內在邏輯與時代價值。

在經典理論背景與新史學語境中傳承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源自經典馬克思主義史學譜系,緣起于馬克思主義理論方法與英國特定社會曆史時期的專業化研究,隨後其觀念的代際流變與英國現代史學的領域拓展及類型構建之間持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同時,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的史觀取向固然來自于經典馬克思主義史學淵源,但又與20世紀上半期西方新史學潮流的重新定向不謀而合。兩代馬克思主義史家及新左派學者之間有著複雜互動關聯,無論老一代學者抑或新生代史家,必然力圖從自身的史學文化意識與理論價值立場出發,立足于新史學語境與時代背景要求,兼顧唯物史觀的理論訴求與史學思想的創新要求,在多元的史學實踐中,將西方新史學理念的革新趨勢與學派史學文化的制度變遷相契合,力圖把科學理性的史學思維轉化成學派頗爲重視的史學核心觀念與史學知識圖景。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的觀念演變之路源遠流長,兩代史家群體都秉承理論反思與學科內省的學派傳統,卻因采取不同的回應方式而産生不同的史學效應。學派發展表現爲鮮明的代際傳承、思想脈絡及理論轉向,實現了由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史學傳統的整體社會曆史書寫向第二代馬克思主義史學創新的社會理論批判類型過渡。兼具馬克思主義及新左派知識分子雙重身份的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家,其理論邏輯及其史學思想的多重變奏,則反映了史學思潮的階段變化及典型特征,在史學觀念與社會變遷、學派趨勢與命運走向上留有非同尋常的史學表現形態。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的傳承及史學思潮的赓續,一則離不開英國及西方的學術條件與社會制度,是戰後西方特定政治形勢及社會曆史變遷的産物;二則學派秉承的主題視域既被賦予了特定曆史時代的精神烙印,也無法排斥史家主體的國家民族立場與意識形態訴求。在學派兩代史家群體那裏,如果前輩學者因循西方新史學思潮的重新定向而促進了史學流派內部的全面反思,催生了新生代馬克思主義及新左派知識分子的史學思想主張,那麽新生代史家則展現了前輩學者所缺乏的社會批判性及思想多樣性,卻無不極力維護理論傳統、治史原則和思維方式的相互借鑒與此消彼長。這種變化主觀上拓展了傳統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學術領域與思想陣地,客觀上爲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文化傳承與思想傳播積蓄了學術活力,甚至憑借在新型史家聯盟的對話語境,爲西方新史學思潮的深度發展提供了外部推動力。

理論內在邏輯與史學基本內涵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演化是個漸進的曆史理論創造及史學專業化過程,經曆了史學政治性取向逐漸邁向史學科學性取向、學術政治化迅速走向學科專業化的思想變革過程。兩代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家的思想變化既是新老交替的史學自然現象,也是史學流派的內部新陳代謝,體現了深刻的理論內在邏輯、史學基本內涵及社會文化意義。無論史家思想的系統性,還是學派思潮的整體性,甚至理論方法的綜合性,都顯現了在學術領域、研究方法和思想觀點上所賦予的拓展意識及創造能力,這裏聚焦兩點略加分析。

其一,試圖對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進行基于個體性考察的整體把握與史學闡釋,致力于揭示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理論屬性和文化研究取向。在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專業化與西方新史學再定向的現代曆程中,選擇性地探討學派史家的典型史觀、曆史著述的成書環境和史學文化背景,分析其曆史觀念和史學思想特色及其社會文化的當下價值,勢必揭示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重要理論屬性及方向性變化:一是前輩史家群體及治史路徑直接影響了第二代史學家群體的發展方向,諸如羅博瑟姆等人所推動戰後基于底層社會經曆與亞文化群體心態的非主流“曆史工作坊”運動,隨後女性主義史學思潮的廣泛興起,都促成了20世紀7090年代英国激进主义史学的发展及新社會史的“文化转向”,而英国女性主义史学发展的新阶段也是战后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推陈出新的重要表征。二是汤普森等“自下而上”的史学要义不仅在两代史家群体中引发了学术共鸣,蕴藏鲜明的史学思想价值与显著的社会文化功能,随着“文化转向”“语言学转向”,影响已然超出史学范畴,在经济学和哲学等多学科领域获得深入拓展。80年代后汤普森的许多重大理论命题产生发酵功能,推动着非西方地区新社會史学的域外突围与国际反响。

其二,基于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历史书写与史学范式的反思,透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变动,可获得基本的史学认识:一是从史学观念思潮与社会文化思潮的互动看,史学著作与知识形态是史学文化的重要载体,史学文化是学术文化的有机构成因素,学术文化是社会文化思潮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是塑造英国社会文化与国家民族文化的推动因素,表现了英国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维度与文化属性。二是从史学思潮变迁的外在引力和内在动力看,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兴衰与学派生成机制、发展环境紧密相关,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家及其史学观念演化的交替动力,既源于西方新史学潮流的外在引力和学科转向,更源自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在应对历史运动及社会变化时的理论内省力与实践自觉性。虽然对历史时代的贡献迥异,影响也非雷同,两代史家群体却协同形塑了英国史学现代化的马克思主义新社會史和西方新文化史交融并进的独特演进路径。这既是20世紀60年代以來西方史學範式更新的實踐反映,也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在史學實踐中的認識結果。

曆史意義與時代價值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形成之初便脫離英國傳統史學環境,逐漸走向國際新史學大潮,並不斷向英國域外史學擴散其學術影響,這種學術傳播及域外回響是由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家的著史方式和思想內涵決定的。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是個頗具規模、代際赓續和影響深遠的史家群體,其主題論域與思想觀念則涵蓋曆史學、社會學、經濟學和文化學諸多學科分支的國別性史學流派,學術成就體現了馬克思主義曆史理論和史學理論的實踐運用與思想發展。史學思潮作爲社會思潮的重要構成被賦予學術文化與社會曆史的豐富教化功能和社會智慧內涵,20世紀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固然不能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等量齐观,却也与马克思主义史学中国化的史学境况和史学观念有着诸多类似内涵性特征与地域性差异。这些无不根植于英国历史时代与社会历史变局中的史学价值精神和社会文化风格,同时彰显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代际源流与理论逻辑。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是个特殊而庞大的群体,深入考察其思想形成、史观表现和学术成就,比较学派史家个体的成长环境、著史动机和史家地位,系统反思由此构成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对于特定社会历史新机的焕发、国际学术新趋势的重新定向及其带来的积极作用或消极影响,对于丰富与推进国际史学思潮的问题导向与理论思维,也不无现实价值与借鉴作用。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內在演變,史學思想體系的生成機制與建構過程,更是與經典馬克思主義史學資源的實踐運用風格、曆史書寫範式及整體史觀呈現等史學著作形態之間存有密切邏輯關聯,這都積極推進了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的發展變化,在曆史廣度與史學深度上,激發了史學思潮的科學價值與曆史意義。一方面,立足曆史學的實踐本位路徑、史學理論闡釋及史學比較方法的重要取向,把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想譜系與文化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的理論資源結合起來,努力探索關于史學思潮和學術流派這一主題的研究類型創新,爲其他國外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想的思考與分析提供借鑒,既顯得非常必要,也是史學考察正途。另一方面,從史學思潮看社會思潮和從社會思潮看史學思潮是一種互動分析的視角,因此對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進行多維度、多層次的研究,深入探討其與英國社會文化思潮的複雜狀況及互動關聯,由此反思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在西方史學現代轉型過程中的學術使命與地位,分析它究竟怎樣同現代西方史學思潮對話交流與相容共生,無疑具有重大史學價值與社會意義。

綜上,系統探討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曆史思想及史學解釋,價值就不同于停留在一般意義上理解學派群體的史學活動與史家建樹。在馬克思主義史學的科學價值和學科功能遭到某種程度的誤讀或解構的學術語境下,認識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派的利弊得失及經驗教訓,對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仍然具有借鑒和啓示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