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專門史>>曆史地理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從“縣”到“城”,上海模樣如何改變

发布日期:2019-05-04 原文刊于:

    上海地大物博谈不上,但作为海运和江运重要港口,上海的确很重要。过去西洋人来到上海转一圈,回去写书,把上海的过去称作小渔村,来彰显他们到上海来引起上海的变化,其实不然。上海不是一个小渔村,当然也不是大都会,但可以说是一个东南壮县。

  ■租界成立後,上海縣城的內部和近郊也進行了改造。這種上海城市形態的轉型,一方面表現爲城市繁華地帶由上海老城廂及城外的東南,轉至城市的北郊和西郊;另一方面表現爲城市的生活方式由純粹的中式轉向中西合璧,以至某些方面完全西化

  ■這種轉移是性質的變遷,裏面興起不是中國的房子而是西式樓房。同時,街道很平整,有林蔭道,有路燈。這只是靜止的一面,動態的一面是西洋人沒事情就“壓馬路”,還有喜歡跑馬、到黃浦江上劃艇等。所以,西洋式生活方式引進和西洋建城是一體的

    “上海”這個詞出現在什麽時候?最早可追溯至1023年。在北宋時期,人要喝酒抽稅,就叫上海務,那是今天的我們第一次看見“上海”這兩個字。

  靖康之難後,中國發生了第三次由北到南的移民大浪潮,很多人跑到江南來。過去江南人比較少,經過三次大移民,江南人口就比較多了。至南宋末年,上海這個地方人多到要設鎮,這標志著上海城市初步形成。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上海設鎮在哪一年。有一種極端的說法,上海可能沒有經過設鎮,直接設縣了。上海曾經有過一個監鎮官,所以應該是設過鎮的。

  上海建鎮以後,一直比較繁榮。到了元代,松江府知府認爲華亭縣人口很多,必須分設一個新縣,所以到了1291年朝廷批准上海這個地方設縣,到1292年上海縣就正式從華亭劃出來了。所以說,上海縣的誕生頭尾經過三年時間,1290年打報告,1291年批准,1292年建縣。建鎮的具體時間現在無從考證,但建縣可以作爲上海建城的標志,所以上海建城有七百多年了。

  不是小漁村而是東南壯縣

  上海位處兩個“丁”字型的交彙處:一是海岸和長江組成的“丁”字,長江入海,上海就在“丁”字口上;二是長江與黃浦江組成的“丁”字。

  到嘉慶年間,因爲上海的地理優勢,航運很發達,所以有兩句話形容上海——“江南之通津,東南之都會”。上海地大物博談不上,但作爲海運和江運的重要港口,上海的確很重要。過去西洋人來到上海轉一圈,回去寫書,把上海的過去稱作小漁村,來彰顯他們到上海來引起上海的變化,其實不然。上海不是一個小漁村,當然也不是大都會,但可以說是一個東南壯縣,就是比較大的縣。

  鴉片戰爭前的上海是沿海、沿江航運的重要樞紐,洋貨及閩廣貨物都在上海轉運,小東門外就是大碼頭了。乾隆時海關設立,遠近貨物都由吳淞口進來,城東門外船就很多了。鴉片戰爭西洋人是有准備的,英國人是有企圖的,鴉片戰爭之前到上海來打探過。他們到吳淞口觀察,計算7天內到吳淞口這裏有多少船,我們當時並不知道他們在算計什麽。

  上海的經濟雖然在明清時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但始終是一種傳統的內向型經濟。即便上海航運業在清代已顯芳容,但主要還是擔負國內貿易重任,國外貿易與之相比非常的少。同時,當時上海的行政地位始終是一個普通的縣。鴉片戰爭開放五口通商,地位最低的是廈門,因爲它連一個縣都不是;比廈門稍微好一點的就是上海,但地位也不高;甯波是一個府,福州是一個省城,廣州也是一個省城。

  從上海務、上海鎮到上海縣,整個上海走過了一條和我國其他縣城發展差不多一樣的道路。吳淞江南岸到黃浦江以西北就是一個普通的縣城,沒有什麽劇烈的變化。

  上海發生突變,要等到鴉片戰爭以後的開埠。雖然從行政體制看,上海一直到清末始終是松江府屬下的縣,到清朝滅亡也沒有得到行政地位提升,但城市形態發生了變化。首先是城外有城,這一點非常重要。1843年,英美法諸國在上海縣城北面設起租界,城外之城所呈現的就是全新近代化城市的形態。

  這個形態在我國過去任何一個地方從未出現過。上海城外城的形態,是在老城外面空地上建立跟中國傳統形態不一樣的城;而其他城市接受近代化,是對原來的城區進行局部改造,甚至進行大部分改造。

  在傳統城市之外建設一個城市是租界城市的形態,這種城市形態是歐化的,所以有的西洋人稱之爲歐洲城。當然,行政管理上也有了變化,那就是上海縣當局再也管不到租界範圍內事務,和租界相關的一切事務在1843年開埠之後,由蘇松太道管理。這是因爲南京的總督跟洋人打交道顯得太高了點,所以有一個上海道,即蘇松太道,它和外國領事機構大概對等了。

  租界成立後,上海縣城的內部和近郊也進行了改造,脫離了舊時的模樣。這種上海城市形態的轉型,一方面表現爲城市繁華地帶由上海老城廂及城外的東南,轉至城市的北郊和西郊;另一方面表現爲城市的生活方式由純粹的中式轉向中西合璧,以至某些方面完全西化。

  作爲港口城市,繁華必定距港口不遠。上海的港口碼頭從董家渡一直延伸到十六鋪,所以那個地方很熱鬧。上海城東南過去是最繁華的地方,“時市肆盛于南城,城之北荒煙蔓草,其農戶煙村都在西南二境”。

  “歐洲城”和老城並存

  根据文獻记录,1844年英租界還只是剛剛在土地上搭建起來的幾幢小樓,十九世紀50年代初發展成有筆直馬路、哥特式房屋、濱河商行的現代國際市鎮。這裏面,大部分住的是英國人,但也有不少美國人,洋泾浜以南住的多是法國人。城市化的進程是先外灘後南京路,先九江路以北再九江路以南。

  英租界經過不斷擴張,成爲承接上海繁華轉移的第一個區域,而且這種轉移是性質的變遷,裏面興起的不是中國的房子而是西式樓房。同時,街道很平整,有林蔭道,有路燈。這只是靜止的一面,動態的一面是西洋人沒事情就“壓馬路”,還有喜歡跑馬、到黃浦江上劃艇等。所以,西洋式生活方式引進和西洋建城是一體的。

  當時有《竹枝詞》描寫:“深上風光盡足誇,門開新北更繁華。出門便判華夷界,一抹平沙大道斜。”時人黃楙村稱:自小東門吊橋外,迤北而西,延袤十余裏,爲番商租地,俗稱夷場。洋樓聳峙,高入雲霄。八面窗棂,玻璃五色,鐵欄鉛瓦,玉扇銅環。其中街衢弄巷,縱橫交錯,久于其地者,亦易迷所向。取中華省會大鎮之名,分識道裏(即以中國的省份及城市名字爲南北及東西向街道命名,如四川路、南京路,東西向的是城市名,南北向的是省名,只有廣東路特別,但廣東路中文名字譯錯,其實應該是廣州路)。

  1861年,德國還沒有統一,最大的邦普魯士到中國來談判通商。中國那個時候形勢很緊張,太平天國占了南京,上海還有小刀會。清政府害怕洋人到北京,就讓他們在上海簽訂通商條約。所以,有很多普魯士商人來過這裏。在普魯士人看來,上海已經有兩個城市同時存在,一個是歐洲城,一個是老城。

  當時,普魯士伯爵艾波林從上海發出的書信中稱:“在中國城之外是歐洲人聚居地,分成法租界、英租界與美租界。房子以及停靠在河裏的衆多商船和戰艦,給人以非常歐洲化的印象。”“我的房間很舒適,有地毯和很好的壁爐。”幾天後,他又寫道:“此後去了外灘,即濱江大道,那兒在舉行我們的音樂會和遊園會。”

  普魯士使團中有個人叫李希霍芬,“絲綢之路”就是他提出來的。這個人的職業其實是地質學家,但他寫過一本書叫做《中國》,有五大卷。

  李希霍芬很關注當時中國發生的變化。他再度來上海時就感慨,上海馬路比我上一次來的時候要好,不像以前這麽髒,外灘擴建過,還有石牆,還蓋有新房子,還有一條通往徐家彙的路;跑馬場換了一個地方,並且弄得更加漂亮,這說明上海新城無時不在發生新的變化。

  在早期城市化中,上海、廣州、香港的做法是不一樣的。1904年,一個德國人比較廣州、香港與上海時說:“(上海)與廣州甚至香港的情形是多麽的不同啊!在廣州,我看到的是幾乎未被觸動過的中世紀的中國;在香港,是被中國化滲透的英國殖民地;在這兒,我們擁有的是一個在中國人自己土地上的歐洲式貿易和工業城市。”

  上海新建的這個歐洲式城市範圍有多大?1845年英租界設立面積830畝,東至黃浦江,南至洋泾浜,北至李家廠,西界未定;一年後定界路是河南中路,爲1080畝;184811月擴展到西藏中路,面積2080畝。同年美租界設立,到1863年美英租界合並爲公共租界。經過兩次擴張到1899年,面積達到33503畝。1849年法租界成立,經三次擴張後至1914年面積達到15150畝,兩者合起來就是48653畝。

  這個面積是原來傳統上海縣繁華地區的8倍那麽大。換句話說,上海繁華地區不但從1840年代發生了轉移,而且新型繁華地帶面積遠遠超過傳統地帶的規模,成爲全中國最大的新型繁華地域。

 

 

作者:周振鶴,原刊于《解放日報》20169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