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學術研究>>宋遼西夏金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宋史研究的新成果與發展趨向——十至十三世紀西北史地國際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宋史研究會第十八屆年會綜述

发布日期:2019-01-29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 2018年10月29日14版
何玉红 杨芳

 

  【信息與動態】

  由中國宋史研究會、西北師範大學聯合主辦的“10至13世紀西北史地國際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宋史研究會第十八屆年會”近日在蘭州舉行。來自中國大陸與香港、台灣地區,以及美國、日本等國家的260余位專家學者參會。本次會議共收到論文220余篇,從幾個方面展現出近年來海內外宋史研究的新成果和發展趨向。

  從“西北”視角理解10至13世紀中國曆史。本次會議的主題是“10至13世紀西北史地”,不少學者強調要尋找宋史與西北史地研究的有機結合點,以期拓寬西北史地研究的視野,加深對10至13世紀中國曆史的認識。敦煌研究院研究員楊富學的《宋元伊斯蘭化東進浪潮何以止步敦煌》從民族與宗教互動的角度,探討宋元伊斯蘭教東向傳播的問題,這一研究不再局限于就“西北”而談“西北”,而是觀照到宋元時期不同文明交流背景下地緣政治格局的演變。首都師範大學講師俞菁慧的《北宋神宗朝西北地區的土地經略與土地治理》討論神宗朝在陝西地區的弓箭手營田制度等,以說明新法根據不同區域特點而展開的“制地理念”與土地規劃,從而將西北經略問題拓展到改革者的土地意識和土地治理的大視野中。西北大學陳峰教授和王戰揚博士的《簡論北宋中後期對夏戰爭的軍事決策及其成敗——以神、哲、徽三朝爲中心》結合具體對夏戰例,分析北宋中後期中央軍事決策的調整及其在邊防層面的貫徹實施,以檢視宋廷軍事決策的成效。上述研究中,與“西北”有關的人物、制度與事件等,不單是具體的研究對象,學者還力求以此爲切入點,來思考宋代曆史的整體演進脈絡。在此意義上,“西北”成爲理解10至13世紀中國史的一個“新視角”,就顯得格外重要。

  以新議題引領研究走向深入。如何發掘新的、有意義的議題,是宋史研究者尤爲關心的問題。會議以專題論壇的形式凝練核心議題,看似是會議形式的改變,實則起到了聚焦議題的作用。信息溝通是牽動政治與制度、軍政與外交、社會與經濟諸領域的焦點,以此爲中心,與會學者展開對宋代國家統治、社會治理等的新思考。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助理教授李如鈞《蘇轼谪居期間的信息傳獲》、蘇州大學講師丁義珏《傳宣與宋代君主個人意旨的表達》等,聚焦“信息傳遞與宋代的統治秩序”議題,進行了深入討論。如何引入“過程”視角,透過王朝的靜態制度,把握唐宋社會經濟的運行實態?這是“過程視角下的唐宋財政賦役”論壇提出的問題。遼甯大學耿元骊教授《宋代民事法律運作的基本原則:〈清明集〉所見田土訴訟爲例》等研究,力求將制度運作與具體的人群相結合,構建出國家與社會互動的立體圖景。“十至十三世紀中國的民間信仰與基層社會”論壇采用宗教社會史的取徑,以自下而上的視角,探討中央政府與基層社會之間的關系。“知識的構成與實踐”議題引人注目,台灣清華大學廖鹹惠副教授《宋代士人筆下的術數與術士》等文章,思考知識與權力的關系,推進對宋人知識史與世界觀的了解。其他如“十至十三世紀的宗教空間與政治文化”“科學、技術與醫療視野下的宋代社會”等議題與論壇,無不注重提問方式的改變,強調視角轉換的重要意義,使分散碎化的具體問題統攝到體系化的宏大敘事中來。

  探索南宋史研究的新方向。在《南宋史研究再開展》的主題報告中,台灣長庚大學研究員黃寬重指出,南宋史研究要開闊視野,開拓優質議題,引領研究方向,諸如薦舉制度與人際關系、文化政策與文化交流、邊界與邊界人、士人的家國情懷、士人與基層社會、信息傳遞與軍政管理、社會形態與知識建構等。一方面要超越學科,擴展視野,另一方面要跨越時段,做到兩宋、宋元的聯結。會議提交的多篇論文,呈現出學界對南宋史新方向的探索。日本大阪市立大學平田茂樹教授的《略探南宋士大夫複合、多重的社會網絡構造——以書信史料爲線索》主要以“啓”“書”等材料,分析南宋中期政治家洪咨夔的交遊和網絡,深化了對南宋士大夫“社會網絡”的理解。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包偉民的《陸遊的鄉村世界》通過詩人陸遊的目光,觀察南宋浙東地區農村社會中的權力關系。借助書信、詩文等材料的利用,南宋史研究的方向呈現多元態勢,內涵漸趨豐富、新穎。

  傳統議題的新解釋。王安石變法是宋史研究的大問題和老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助理研究員雷博的《試論王安石的“師臣”身份與熙甯君相關系》分析“師臣”這一特殊君臣關系蘊涵的內在張力,考察“君臣/師徒”身份對變法實踐的影響,揭示了熙豐新政的另一面。華東師範大學劉成國教授比較劉敞與王安石的學術思想,認爲二者的差異反映出宋代儒學複興中教化之儒與功利之儒兩種模式的對立,這是與理學言說不相同的學術圖景。雲南大學黃純豔教授的《宋代的疆界形態與疆界意識》認爲宋代存在多樣的疆界形態,其核心是分隔版籍與非版籍的民和地,保護賦役來源和轄土安全,顯示了宋朝對待周邊關系時構建華夷秩序之外的實用主義傾向。關于土地政策問題,首都師範大學李華瑞教授認爲宋代“不抑兼並”是指不抑土地所有權的轉移,而對兼並勢力抑制的廣度和深度則超過漢唐和元明清。另如學者對真宗封禅滌恥說的“質疑”、對富民與宋代鄉役關系的“再論”等,均彰顯“舊題新議”“老題新做”之意,反映了謀求宋史研究再出發的新認識與新努力。

  

(作者:何玉紅、楊芳,分別系西北師範大學曆史文化學院教授、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