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學術名家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楊向奎

发布日期:2015-03-06 原文刊于:

 

 

楊向奎先生簡介

 

楊向奎先生,字拱宸,漢族,1910110生于河北豐潤,逝世于2000723,享年91歲。

1931年,楊先生考入北京大學曆史系,從史學大師顧颉剛、傅斯年受業。畢業後,楊先生留校從事研究工作,還一度到過日本東京訪學。1937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他被迫隨校南遷。迄于抗戰勝利,楊先生先後執教于甘肅學院、西北聯大、東北大學和山東大學,曾任甘肅學院文史系講師、教授,西北聯大副教授,東北大學教授,山東大學教授、中文系主任、曆史系主任、文學院院長,並主編《文史哲》雜志。楊先生喜歡辦刊物,他認爲由此可以發現人才、培養人才。當今我國文、史、哲學界的一些知名專家,楊先生都爲他們提供過發表論文的園地。1956年(一說爲1957年)楊先生調任中國科學院曆史研究第一所任研究員、明清史研究室主任,1978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創立後,任該院曆史系教授、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導師。此外,楊先生還擔任了孔子基金會副會長,墨子研究中心名譽主任等職。

先生的研究領域,横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晚年似以自然科学、尤其是熵物理学为主)两大学术领域。在社会科学领域,先生治学以史学为主,兼及哲学、经学、小学、民族文化、曆史地理;在自然科学领域,以探索理论物理学、尤其是熵物理学的奥秘为主,兼及量子力学和数学。其主要代表著作有:《墨经数理研究》、《自然哲学与道德哲学》、《哲学与科学——自然哲学续编》、《引力与熵》、《中国古代社会与古代思想研究》、《中国古代史论》、《中国屯垦史》、《西汉经学与政治》、《大一统与儒家思想》、《宗周社会与礼乐文明》、《清儒学案新编》(一、二卷)、《绎史斋学术文集》、《繙经室学术文集》等。

先生在治學方法上,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總結起來,大致有以下三個特點:

其一,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指導曆史學研究。先生主张学术研究要坚持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楊向老的著作《中國古代社會與思想研究》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的實證研究相結合、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中國實證研究的成果。并运用唯物史观在中国社會史和思想史、中国农民战争史、中国土地制度史等方面成果显著。楊向老还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下,提出了历史研究要以文化人类学资料、文獻资料、考古资料相结合的“三重证据法”,并利用这种研究方法,论述了我国古代彝族地区阶级分化、婚姻上的“转房制度”等问题。

其二,文理并治,经史兼通。楊向老认为:“历史学是社会科学中的基础科学,因为它是探讨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物理学是自然科学中的基础科学,因为它是探讨自然发展规律的科学。”而两者都要以哲学研究为基础。因此,楊向老在《自然哲学与道德哲学》一书中,将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通过时空讲自然科学,讲自然秩序,人类的规范行为,以及自然秩序和人类规范行为之谐和一致等问题”。可见楊向老由治學之“廣”以致治學之“通”,取得了文理兼治、兼通的治學視域。

其三,體現了學術服務于社會、服務于現實的治學宗旨。先生的墨学研究,就集中地体现了这一点。楊向老说,齐鲁大地,古多圣人,孔子是“大成至圣”,孙子是“武圣”,而墨子则是“科圣”,也就是“科学之圣”。 指出墨子在时空理论、数学等领域的成果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楊向老的观点,既培养了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增强了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又使得我们对古代圣贤思想有了深入的了解。

楊向老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上的学术成就颇丰。在自然科学方面,主要体现在理论物理学的研究上。先生強調理論物理是自然科學中的基礎科學,是探討和研究自然發展規律的科學。具體而言,則體現在時間與空間、引力和熵的研究上。在理論物理學研究中,自從愛因斯坦以“廣義相對論”引進引力場,從而取得重大突破以來,引力問題一直困擾著研究者,迄今尚未徹底解決。先生將熵引進引力問題的探討,他指出,熵和引力都是物理學中,也是自然界中最重要的物理實在,熵即引力作用,黑洞即熵洞,通過熵可以了解引力,通過引力可以了解時間、空間。先生不同意天體演化中的“大爆炸”理論,認爲這是日暮途窮的理論,是“觀測天文學”,而非理論物理學。他主張,21世紀的理論物理,應致力保持自然本身的和諧,以及天人之際的和諧,也就是維護一個富有生機的宇宙。盡管楊先生的观点目前尚存争议,但楊向老对科学的探索精神值得后人学习和借鉴。此外,楊向老还在量子力学和数学的理论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在量子力学方面中,波粒二重性是先生最感兴趣的问题,楊向老认为,高速运动中的基本粒子,既是波又是粒子。楊向老在数学研究中认为:—次幂只能有一个根,但在2的計算中卻可以出現無理數及正整數“1”兩個根,這種矛盾構成了悖論。

在社会科学方面,楊向老在历史学、经学、哲学、红学、小学等领域均有突出贡献。

楊向老在历史学方面的贡献主要表现在对上古史的重建上。楊向老通过研究神守和社稷守的问题,指出,儒家托古改制的说法,只是把他们的理想放在古代,并没有伪造中国古代史。中国古代,至少虞、夏、商、周的时代是存在的,我们不能否认这个体系。认为有虞氏是我国阶级社会的开始,在中国古代史上,虞、夏两代是应当大力研究的对象。关于中国封建社会的开端与分期的观点,也是楊向老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楊向老在《从<周禮>推论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一文中指出,《周禮》一书在学术上极有价值,它提供了古代东方社会的许多有用材料,我们通过这些材料可以了解古代东方社会的特点,同时又可了解关于中国古代社会性质难以解决的原因。在《关于西周的社会性质》一文中指出,解决西周社会性质的问题,是解决中国古代历史分期的关键,他还特别强调说,《周禮》所反映的社会不是奴隶社会,而是封建社会,主张中国封建社会当自西周开始。关于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发展历程,楊向老认为可以分为下列三个阶段:—、封建社会前期,西周到西汉(公元前10世紀到公元);二、封建社會成熟期,後漢至晚唐(公元1世紀到9世紀);三、封建社會後期,北宋到鴉片戰爭以前(公元10世紀到19世纪中叶)。关于中国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性质,楊向老认为,战国以前,我国存在着以井田(村社)为主干的土地国有制;此后为地主阶级土地所有制,宋以后更成为大(地主)土地所有制。

楊向老在经学研究上的贡献也是卓著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对《左传》和西汉经学的研究。楊向老指出,《左传》的真伪问题是与西汉政治紧密相连的,《左传》之书法、解经语、凡例、“君子曰”等均为“《左传》所原有,可成铁案”,并非“刘歆之徒所窜加”。楊向老早年对公羊学的理论进行过认真研究,80年代末期又寫出了《大—統與儒家思想》一書,詳細而又全面地論述了大—統思想的緣起、公羊學的內容及其發展曆程。他指出,《公羊傳》中的“中國”、“夏”與“夷狄”不是狹義的種族概念,夷狄可進爲中國,華夏可退爲夷狄。

在哲学研究方面,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楊向老用了很大的精力潜心研究哲学,写出了许多诸如《哲学与科学》的著作和有关论文,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在这些著述中,他对中國哲學史的发展线索、“理”的概念、“中庸”思想、儒学、“宋学”和“汉学”等都提出了自己独到见解。特别是对中国传统哲学中“仁”、“诚”理论的探讨。先生指出,中国自古讲天人之学,也就是自然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人居自然中,应当理解自然,否则将为自然淘汰。天人之学是中國哲學课题中的重点,也是光辉所在,是我们可以自豪于世的文化财富。

此外,楊向老在红学研究中,对《红楼梦》的作者、《红楼梦》中宁、荣二府的来源,对丰润和辽东两个曹氏族谱和宗谱,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楊向老在文字学上也有很深的造诣,特别是利用甲骨文和金文解决了关于黄帝的来源问题,还对西周初年的历史事实进行了详尽的考证。

楊向老还积极推进历史所的发展,对清史学科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楊向老1956年調入曆史所任研究員,擔任曆史所學術委員會委員、學術委員會主任、隋唐至明清史研究組組長、明清史研究室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曆史系教授、硕士、博士生导师等职。为历史所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精力。楊向老还对清史学科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楊向老1979年在清史学界率先创办清史研究刊物《清史論叢》,向老以此提携后学,为培养当时清史室研究人员,为清史研究室在改革开放后迅速成为清史学界研究重镇,发挥了重要作用。

                                                       (清史研究室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