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覽文章: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長江中遊青瓷起源的新材料

湖南衡陽大浦洋塘山墓群與窯址發掘取得重要收獲
发布日期:2018-10-23 原文刊于:转载
圖書館

 

湖南衡陽大浦洋塘山墓群與窯址位于湖南衡東縣大浦鎮淺塘村、薊江村、新民村,湘江在其西側蜿蜒而過,墓群及窯址位于湘江東岸的丘陵地帶,周圍有水塘分布其間。20172月至8,爲了配合衡陽大浦通用機場的建設,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衡陽市文物局、衡東縣文物局組成考古工作隊,對項目範圍內發現的洋塘山墓群和窯址進行考古發掘,共清理墓葬45,發現窯址22,取得了重要收獲。

 

主要收獲

東周、東漢至六朝時期的墓葬及燒制墓磚的窯址 此次清理的45座墓葬,其中兩座僅存局部,無法看出其原有形制,其余43座可分爲土坑墓和磚室墓兩大類,其中東周時期窄長方形土坑墓6座、東漢至三國時期墓葬33座、東晉墓3座、南朝墓1座。

發現的磚窯均位于墓葬區內,其中以Y15Y16保存最爲完整,均由窯前工作面、火膛、窯床、煙道構成。Y15窯前工作面長5.6米、寬0.901.46米、深0.350.86米。火膛長1.96米、寬0.742.24,火膛與窯床高差0.60米。窯身以黏土構築。火門略呈方形,亦爲黏土構成,0.80米、寬0.84米。窯床長3.1米、寬2.82,窯壁厚0.100.30,窯床頂部已毀。在窯床的後壁下,分左中右設有三個吸火孔,吸火孔的後面連有三條煙道,呈垂直狀上升至窯後壁的頂部,保留的三條煙道口規格長0.33,0.20米。

東漢至西晉時期印紋硬陶和青瓷窯址 印紋硬陶和青瓷窯址均位于墓葬區的周圍,共發現6(Y3Y4Y5Y10Y18Y21),Y4爲青瓷窯址外,其余均爲印紋硬陶窯址,Y4Y10Y21保存最爲完整。

Y21位于墓葬區西側的毛山北麓,全長11.5,2.1,火膛呈長方形,3,底近平,火膛左側的出灰孔保存完整,0.4米、寬0.3,右侧的火门寬0.4米。窯床長8.5,窯床底部鋪厚約7厘米的窯砂墊層,窯壁殘高0.450.60,用伴有細砂的黏土構築。Y21的堆積主要位于窯爐前方,被數座現代墳疊壓,僅清理2處堆積和2個灰坑的局部。

Y10位于洋塘山北麓西側,分为火膛、窑床、排烟系统。残長7米、寬1.72,火膛呈長方形,1.44米、寬1.72,底近平。火膛前壁中间以長方形土坯构筑,左側間隔出兩個窄小的出灰孔,孔外连接一寬约0.30米的排水溝G5。右侧有寬约0.36米的火門。窯床前段2.3米呈台階狀,現存6級台階,每一台阶的寬度约0.15,後段呈斜坡狀。窯內堆積中有少量葉脈紋墓磚及印紋硬陶片,不見青瓷。窯壁磚面向窯內的一面多有窯汗。Y10爲半地穴式窯爐,地面以下部分以黏土抹砌,地面以上部分以長方形土坯砌筑,從窯床倒塌堆積中擺放有規律的磚坯可以看出窯爐的頂部爲券頂。Y10的堆積位于前方,被現代墳疊壓,未能清理。火膛前方左右兩側發現四個灰坑(H2H3H18H19)。以H19爲例,H19平面呈圓形,H19①層爲青色填土呈,含有較多的窯磚殘塊,厚約2030厘米;②層爲灰黑色土層,應爲Y10火膛內窯灰的堆積;③層爲青色磚層。這一組灰坑遺迹可能是存儲胎泥或釉泥的作坊遺迹。

Y4位于洋塘山北麓西側,尾部略有殘缺,保留部分由火膛和窯床組成,残長11.6米、寬约1.82.2,火膛近方形,2.3米、寬22.2,前部近平,后部呈缓坡状与窑床相连。窑床長9.3,1.8,前段坡度約16,後段坡度約20,窯頂已坍塌,窯壁用黃泥和磚坯砌成,已燒結,並不同程度地垮塌。Y4的作坊區位于Y4西南,發現一組灰坑(H12H13H14),灰坑坑壁規整,顯然經過有意的加工,尤其是H12最底部有較爲純淨的灰色泥,可能與胎料或釉料有關,因而这一组灰坑應爲与Y4相關的作坊遺迹。Y4的廢棄堆積位于窯爐前方,廢棄堆積與火膛之間有踩踏形成的活動面。廢棄堆積有DJ3DJ4DJ5DJ6,DJ5爲例, DJ5平面近圓形,呈坡狀堆積,東西直徑約爲3米左右,南北直徑約爲2,厚度約1040厘米,爲紅褐色土,含沙,較疏松,有大量的細方格紋陶片和青瓷片。

從碳十四測年結果及出土器物的形制和種類可知,Y21Y10爲西漢末年至東漢早中期,Y4爲東漢末年至孫吳西晉時期,其年代相互銜接,正处于長江中游由陶向成熟青瓷转变的关键时期。从窑炉的形态来看,這幾座窯爐的火膛兩側分別設置出灰和焚燒口的特征一脈相承,窑炉的長度在712,窯尾燒結面多呈紅褐色,表明當時仍未解決分段投柴的技術。從裝燒方法來看,均未發現墊燒具,器物直接置于窯床上裸燒,青瓷窯址Y4的廢棄堆積中發現大量變形的産品,部分硬陶因生燒而呈黃褐色,這一系列特征都表明當時此處的窯址正處在龍窯結構的探索期,青瓷的燒造技術還不夠成熟。

形制獨特的唐宋“平底龍窯” 平底龙窑位于洋塘山北麓西側,共發現6(Y2Y11Y12Y13Y14Y19),按窯爐形態可以分爲兩類。

一類平面形狀呈梭形,僅發現一座(Y19),由火门、窑床、烟囱、出灰孔等构成。窑長7.7,0.651.56,最寬处位于窑炉中部,窯底近平。窯內堆積中幾乎不見陶瓷片。出灰孔外有一片灰燼層,是與Y19同時的遺存,灰燼層(TN21E04⑧層)的碳十四測年結果爲1430±30 BP,校正後年代爲公元574-657(95.4%概率),即南朝末年至唐早期。

另一類平面形狀呈葵花子形,尾大頭小,均由火門、窯床、煙囪、出灰孔構成。其中Y2全長5.48,窯頂坍塌,殘存高度0.400.86米。火门寬0.56,中后部寬度在2.202.38米之間。煙囪位于窯尾後壁外中央,直筒狀,孔徑0.14,下部與窯尾底部相連通。窯室內壁和窯底均以黃泥抹砌,局部可看出修複痕迹,窯底近平。窯室東側有五個拱形投柴孔,兩孔之間相距約0.30米。碳十四測年結果顯示這類平底龍窯的年代集中在中晚唐時期,其中Y2碳十四測年結果爲1160±30 BP,校正後年代爲773906(71.8%概率)

宋元龍窯 發現一座(Y1),Y1为長斜坡龙窑,窯尾被沖溝毀壞,窯頭位于紅線外未能清理,已发掘長度42.5,坡度約1619,窑室寬2.9,窯壁厚6厘米,殘高0.4米。窑身系用厚約6厘米的長方形泥坯叠砌,內壁抹平。窯床上有序排列不同高度的墊柱,形態有筒形、喇叭形等,窯柱間隔距離一般在612厘米。窯底鋪砂,粗細不均,下爲紅褐色或青黃色的燒結面。Y1的廢棄産品堆積主要分布于窯北側,以青瓷碗爲大宗,兼燒小罐、盞、高足杯,多素面無紋飾。産品一般施釉不及底,下部露胎,碗底及圈足均有泥釘痕迹,部分泥釘與産品粘連。從産品裝燒方法和特征來看,Y1年代爲宋末元初,屬于衡山窯系統,處于其衰落階段。

 

初步認識

印纹硬陶和青瓷窯址的发现为了解長江中游青瓷的起源提供了新材料 以往湘江流域早期青瓷的窯址均發現于湘江下遊,比如東漢青竹寺窯、百梅窯、石門矶窯等,此次发现的三国时期青瓷窯址系湘江中游首次发现的早期青瓷窯址。印纹硬陶窑址和青瓷窯址年代前后衔接,窯爐演變序列清晰完整,初步勾勒出湘江中遊青瓷起源的脈絡,为長江中游汉晋时期窑业技术体系及由陶向瓷的过渡提供了新的材料。

首次發現保存較爲完整的印紋硬陶和青瓷龍窯,爲研究漢晉時期的築窯技術提供了重要的材料 Y4Y10Y21均由火膛、窯床、排煙系統構成,其中火膛前的結構非常相似,出灰孔和焚燒的火門分置于火膛前端的兩側,均未在窯床的窯壁兩側發現窯門迹象。Y4的窯尾排煙系統已不存,Y10Y21窯尾均保留有煙柱,中间留出吸火孔。三座窑炉均爲半地穴式窯爐,以土坯磚砌築窯壁。窯床的坡度多在1626,Y10窑床前部呈台阶状的作法尤为罕见。这为研究湘江流域及長江中游汉晋时期的筑窑技术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漢晉窯址與墓群的發現爲研究湘江中遊漢至六朝時期的墓葬年代分期及葬俗提供了材料 燒制墓磚的馬蹄形窯位于墓葬區內,墓磚特征與磚室墓的墓磚一致,證明洋塘山墓群的墓磚均爲就地燒制。燒制印紋硬陶的龍窯均位于墓葬區周圍,顯示出龍窯選址時已有規劃。所發現的四十余座墓葬類型豐富,時代集中在東漢至南朝時期,爲研究湘江中遊地區漢至六朝墓葬的年代分期及葬制葬俗提供了豐富的材料。從東漢龍窯所燒造的産品類型來看,既有模型明器,也有日常實用器,顯示出洋塘山一帶曾經是一處重要的窯場,对于研究汉晋时期湘江流域甚至是長江中游地区的窑业经济、商业贸易等提供了材料。

 

原文來源:《中國文物報》20189 7日第8

    者:楊甯波

作者單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版權所有: 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網站主頁

E-mail: hbliu@cass.org.cn

歡迎轉載,敬請注明:轉載自 中國古代史研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