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覽文章: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陝西首次發掘明代土洞式佛窟遺址

发布日期:2018-10-23 原文刊于:转载
圖書館

 

201710月下旬至12月底,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綏德縣文物旅遊局、綏德縣博物館的協助下對綏德縣滿堂川鎮圪針灣村螺絲疙瘩山修築生産道路時發現的佛窟遺址進行了搶救性發掘,清理出禮佛窟2座、龛式窟3座、僧房窟1座。洞窟均坐北面南,系開鑿于黃土斷崖上的土洞窟,自東向西排布,編號依次爲K1K6

K1位于最東側,進深5米。此窟平面呈前部略窄收的梯形,頂部早年完全坍塌。後部壁龛中下部大體完整,龛下的石板土床、泥竈、踩踏地面保存較好,該窟出土少量陶器和磚瓦殘塊,其中可複原陶盆1件。

K2K3K6爲小型龛式窟,保存狀況較差,從殘存後壁可以看出上部皆呈拱形,後兩窟內發現有石質造像龛、圓雕石造像、泥質塑像頭部、石供器等共計10件遺物。K3底部原本鋪石板,放置有5件石刻、1件泥塑。其中,造像龛3件,造像表面均覆泥塑形,2件背後尚可見題刻,有“天寶”紀年;圓雕造像1件,爲圓雕倚坐彌勒像,袒露左臂,右手殘,左手拂膝,背後爲水平粗鑿痕,跣足踏蓮,“V”形蓮枝,造像表面殘存少量覆泥,像高68厘米;背屏式造像1件,爲帶尖拱形背屏的佛像頭部,頸部殘斷處有圓孔。K6位于最西側,其中發現造像碑3件,石供器(殘)1件。造像碑樣式同K3,其中1件背後也可見“天寶”紀年題刻。

K4處于遺址中部,進深5.7米,爲遺址內最大的一座洞窟,平面呈向右傾斜的矩形,後部開龛。龛頂爲尖拱形,龛後部高台上塑三佛並坐。三佛皆爲結跏趺坐于單層蓮台之上,裙角搭垂于蓮座,原本通體塗金。龛前部西、北、東三面設台基,原本爲東、西兩列塑像,每側兩身立像,現已仆倒。西側外部爲阿難,內部爲脅侍菩薩;東側外部爲迦葉,內部爲脅侍菩薩。窟前部北側爲相對而坐的文殊、普賢塑像。全部塑像的背光皆爲繪出。前部中南部東、西兩壁繪有大幅壁畫,根據壁畫形象推測東壁爲藥師佛與十二藥叉神將,西壁爲熾盛光佛和九矅。此外,根據四件在原位的石柱礎,推測原來窟內中南部有柱式結構。窟內佛龛與前部壁面上分布有數組出資人題名,均爲家庭式的組合。龛內還發現有漢畫像門扉1件、紀年石柱身1件、石獸墩1件、圓口石供器1件、石夯1件。

K5進深2.86米,窟後部置一龛,頂部爲尖拱形,比窟前略小。龛內塑一尊結跏趺坐于山石座上的地藏菩薩像,山石形座中部內塑一側臥小獸。窟前部北側爲相對而立的兩尊侍從塑像,西側爲闵公,東側爲道明和尚,東西兩鋪像均立于圓形單層仰蓮座上,蓮瓣爲貼塑于蓮台表面。窟前部東、西兩壁繪制表現地獄變的壁畫,奈何橋、磨盤、判官、鬼卒、亡者等形象尚清晰。窟南部發現供養人題刻石供器1件,反映出捐造方式爲家庭式。

此次發掘出土的遺物中,K4的畫像石門扉與綏德縣漢畫像博物館藏1998年發掘的白家山張文卿墓(東漢永元十六年)石門圖案爲相同範本。K3K6出土的造像龛與圓雕造像的時代根據造像風格與題記判斷爲唐代中期。K4K5出土石柱身、石供器上的紀年題刻可以推斷其爲明代中期。K1K4K5中出土的陶盆、板瓦等也具有明代特征。         

該類型的土洞式佛窟遺址還保存了禮佛窟和僧房窟的組合,在陝北乃至整個陝西地區都十分少見,加之掩埋較早,除局部破壞和坍塌之外,整體上完整保存了明代中期造像、壁畫、洞窟形制的原貌,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和文化遺産價值。造像題材中,三佛、地藏菩薩和地獄變的組合在陝北地區明代佛教遺存中也具有明顯的地域特色。石窟所在地距黃河較近,處于陝西、山西、內蒙三省交通的要道上,爲研究明代中期這一地區的地理交通、佛教文化交流、氏族分布等都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原文來源:《中國文物報》20188 24日第8

    者:胡春勃、席琳

作者單位: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版權所有: 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網站主頁

E-mail: hbliu@cass.org.cn

歡迎轉載,敬請注明:轉載自 中國古代史研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