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覽文章: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陝西銀西鐵路基建考古發現秦漢至唐宋墓

发布日期:2018-10-23 原文刊于:转载
圖書館

 

新建銀川至西安鐵路線南起西安市,向西北途經陝西省西鹹新區、鹹陽市、甘肅省慶陽市和甯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終達甯夏首府銀川市。20179月至20182月,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對鐵路線途經的陝西省西鹹新區秦漢新城和鹹陽市禮泉縣境內的墓葬和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共發掘墓葬21座、遺址1處,時代可從秦漢到唐宋時期。

 

墓葬

秦漢墓葬 發掘秦漢時期墓葬9座,編號坡劉村M2M3M4M4-3M7、陵照村M8、東大寨村M10、東石羊廟村M11M11-1

坡劉村M2M3均系豎穴土圹墓,兩墓南北向相距約8.5米。M2平面呈東西向長方形,口長7.4米、寬6.2米,底長4.35米、寬2.05米、底距口深8.8米。葬具爲木質一椁一棺,椁內西部分出一個頭箱,椁外西南部有一個偏箱。棺位于椁室中央,墓主單人仰身直肢葬,頭西足東。棺內隨葬玉璧、環、玉具銅劍、鏡等;頭箱內隨葬漆器,偏箱內隨葬銅鼎、钫、燈、盤、勺、貼玉銅釦漆器、陶罐等,此外還見有大量動物骨骼,應爲祭祀之牲肉。M3平面近“凸”字形,西部爲一個豎穴土圹祔葬坑,坑口長5.6米、寬4.5米,底長4.06米、寬3.14米、底距口深8.8米。坑底中部偏東處東西向放置一木箱,內盛大量動物骨骼,初步觀察爲牛、豬、禽類骨骼。主墓室口長6.3米、寬5米,底長4.7米、寬3.6、底距口深8.8米。葬具爲兩椁一棺,棺位于椁室北部偏東處,墓主單人仰身直肢葬,頭西足東,初步判斷爲50歲左右的男性。棺椁內隨葬品非常豐富,共出土約110余件組,棺內隨葬玉器有璧、環、組佩、印章等,還見有玉具銅劍、帶鐏銅戈各一套、銅帶鈎、銀帶鈎等;椁室東南角隨葬大量銅器,器型有鼎、钫、壺、盤、鑒、鍪、燈以及大量漆器配件等;棺外西端隨葬“山”字紋銅鏡兩面和大量漆器配件等。M2M3墓葬形制與出土器物相似,初步判斷時代應在秦漢之際或西漢初年。兩墓所處位置相距很近,兩位墓主間可能存在某種親緣關系。

東石羊廟村M11-1爲西漢早期墓葬,系豎穴土圹洞室墓,方向266度,墓圹開口長4.8米、寬3.23.3米,底長4.6米、寬3.06米,墓圹西壁距墓底高約0.6米處中部,掏挖一進深3.1米、寬1.21.3米、高1.21.4米的平顶土洞,未见人骨和随葬品。東石羊廟村M11位于M11-1南側,殘存有封土,封土範圍南北長約24米、東西寬約20米、殘厚0.10.2米。M11系斜坡墓道洞室墓,方向264度,水平全長32.9米,墓底距開口深11.9米,由墓道、過洞、耳室、甬道和墓室等部分構成。墓室四壁及底部磚砌,緊貼內壁壘砌木椁,頂部以圓木封口,內置木棺,該墓被盜,殘存石硯1、鐵器3、釉陶器6、車馬具明器6、銅器9、玉器22件組和五铢錢90余枚。M11當爲西漢晚期墓葬,墓主身份等級較高。。

坡劉村M4爲長斜坡墓道豎穴土圹磚券多室墓,方向78度,由墓道、天井、封門、甬道及墓室等部分構成,水平全長約39.7米,墓底距開口深11.3米。墓道東部長約19.75米,南北兩壁較平直,向西兩壁至墓底朝南彎折與天井相連。天井平面近方形,開口長5.8米、寬5.25米,底長2.73米、寬1.9米。墓道南北兩壁與天井四壁至墓底水平梯次設置四重台階。該墓在天井西壁向內掏挖土洞構築前室和後室,在前室南、北兩側鑿挖土洞構築南、北側室,各室皆以條磚砌築互通。由于各室被M4-3墓室打破改建且遭遇盜擾破壞,故M4原墓室結構現已難辨,僅存部分牆體及鋪地磚。M4-3爲長斜坡墓道磚券多室墓,方向175度。墓葬水平全長約30.3米,墓底距開口深11.5米。該墓打破M4,並以M4南侧室、前室、北侧室、甬道及后室分别改建为前室、中室、后室、东侧室和西侧室。前室、中室和后室近墓底填土内残存数十件陶器及少量铜、鐵器,陶器以骑马俑、跽坐俑和榻、案、耳杯、陶车等明器为主,兼有马、鱼、蟾蜍等陶塑动物俑。其中M4爲東漢時期墓葬,M4-3晚于M4,應爲東漢晚期或三國魏晉之際墓葬。

北周末隋初墓葬 發掘3座北周隋墓,编号坡劉村M1M5M6M5爲長斜坡墓道雙天井單室土洞墓,方向168度。墓葬水平全長23.35米,由墓道、2過洞、2天井、封門、甬道和墓室等部分組成。該墓在各過洞與甬道入口兩側壁面及收分壁面抹刷有一層較薄的白灰牆皮,白灰表面殘留紅彩痕迹。過洞及甬道口收分壁面白灰層紅、黑彩描繪纏枝紋之類。墓室四壁白灰層脫落殆盡,據殘存紅彩痕迹觀察,四壁原應以屏風式畫框繪有簡單的人物畫或簡單的仿木結構等,其繪制方式爲先在生土壁面刻劃起稿,再描摹填彩,墓頂以白彩圓圈繪星辰圖。該墓出土隨葬品以陶器爲主,其中陶碗6、壺1、罐1、筒瓦1件,銅钗1、珠1件,五铢1枚。M6長斜坡墓道單天井單室土洞墓,平面呈“甲”字形,方向170度。墓葬水平全長約13.93米,由墓道、過洞、天井、封门、甬道、墓室和棺床等部分组成。墓室四壁表面均抹刷一层较薄的白灰墙皮,从西壁南侧白灰墙面残存的宽约5厘米的紅彩邊框推斷,墓室四壁邊角牆面原繪有紅彩邊框。室內北部設置生土棺床,棺床南側立面及床面前端寬約4厘米亦塗刷有白灰皮,且表面施紅彩。該墓出土隨葬品以陶器爲主,其中陶碗5、盤口壺2件、陶雙耳罐1件,另有銅帶具1組(件)、貝殼1片、鐵器1件。根據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特征推斷,M5M6應爲北周末隋初墓葬。

 

唐代墓葬 發掘4座唐墓均为小型“刀”形单室土洞墓葬,墓室偏于墓道西侧,编号坡劉村M4-2、陵照村M9-1M9-2和大寒村M3,隨葬品較少,出土有塔式罐、“開元通寶”等。

宋代墓葬 發掘5座宋代墓葬,其形制与规模基本一致,编号坡劉村M4-1、陵照村M8-1、大寒村M1M2M4。陵照村M8-1僅清理墓室,墓主三人單棺合葬,頭下枕板瓦。大寒村M1M2均为夫妻单棺合葬,未见随葬品。坡劉村M4-1爲五人合葬,大寒村M4則爲單人葬,後者出土1件青釉五足瓷爐,系宋代耀州窯産品,較爲精美。

 

遺址

本次对西汉平帝刘衎康陵陵园外围沟东南角进行了考古發掘,围沟开口宽6.7米、底寬5.7米、底距開口深4.5米,溝壁陡斜光滑。溝內東部填土斜坡堆積可分9層,北部填土傾斜堆積可分10層,層厚不均,出土“永奉無疆”瓦當、陶罐、盆及“五铢”“貨泉”“大泉五十”等。

新建銀川至西安鐵路(陝西境)秦漢新城段(DK15DK27+500)、禮泉縣段(DK36DK69)發掘古墓葬21座,出土陶瓷器、青铜器、玉器、鐵器等质类文物约350余件组。坡劉村M2M3两墓保存完好,未遭盗掘破坏,出土随葬品最为丰富精美,殊为难得。坡劉村M4墓道彎折,形制少見,M4-3墓室利用M4墓室改建而成,在以往的考古发现中亦较为少见,同时该墓随葬品组合在关中地区也极少见。坡劉村M5M6爲北周末隋初墓葬,天井南、北兩壁口底收分較甚,墓葬形制特點鮮明,殘存些許壁畫,豐富了同期墓葬考古學資料。4座唐墓为盛唐后期或中晚唐墓葬,随葬品以塔式罐为主,墓葬形制多为直背式或弧背式的“刀”形土洞墓。坡劉村M4-2为五人同棺合葬墓,两男两女分处棺内东、西两侧,一幼儿屈居脚下,葬俗特殊,发现有二次葬迹象。陕西银西铁路考古發掘工作取得了较为丰富的收获,目前资料正在进一步整理中。

 

原文來源:《中國文物報》2018727日第8

    者:苗轶飛、張揚力铮、邢福來、馬金磊

作者單位: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版權所有: 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網站主頁

E-mail: hbliu@cass.org.cn

歡迎轉載,敬請注明:轉載自 中國古代史研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