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斷代史>>戰國秦漢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蔔憲群:中國古代怎樣進行“反腐倡廉”

发布日期:2019-08-27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

深入挖掘廉政內涵

  至遲在春秋時期,古人就對“廉”字賦予清白、公平、儉約、方正、高潔、明察等含義,並與政治興衰相聯系。齊國思想家晏子說,“廉者,政之本也”,《晏子春秋》還提出如何“廉政而長久”的命題。管子將禮義廉恥視爲“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大約戰國時期出現的《周禮》在總結曆史與現實的基礎上,提出了以“廉善、廉能、廉敬、廉正、廉法、廉辨”對官吏進行考核的“六廉”觀,既要求官吏爲官清廉,又要求他們在“以廉爲本”基礎上具備各方面的行政能力,而非僅僅個人道德上的清廉。“六廉”思想全面反映了我國古代對官吏廉政素質的整體要求。

  秦漢以後,人們在“廉”字前面加了一個“公”字,強調做官要“公廉”,這是對廉政認識的新發展。《史記·酷吏列傳》記載西漢官吏郅都“公廉,不發私書;問遺無所受,請寄無所聽”,《後漢書·楊震列傳》說其“性公廉,不受私谒”,都是主張爲官應當具備“居官無私”、“國耳忘家,公耳忘私”的廉政素質。由此可知,古人對“廉”內涵的理解頗爲豐富。

廉政思想文化積累深厚

  我國曆史上以儒家爲主的各種思想學派中,有很多有關廉政的內容。

  首先是“民本”思想。古人說:“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春秋時期思想家已經將神與民、天與民的關系轉化爲君與民、政與民的關系,明確指出決定統治好壞的不是天和神,而是是否順應民心。“國以民爲基”,“爲君之道,必須先存百姓”,成爲曆代有爲政治家治國理政的基本出發點。剝削制度下的統治階級當然不可能真正做到民本,但民本思想中的重民意識,對統治階級減輕剝削壓迫、倡導節儉行爲、重視發展生産和推動社會文化建設,都有積極意義。

  其次是“尚賢”。這是廉政的用人基礎,與任人唯親相對立。春秋戰國以降,諸子百家紛紛提出“賢者在位,能者在職”的用人思想,並賦予其豐富內涵。值得注意的是,我國曆史上的政治家和思想家能夠辯證地看待“尚賢”,從德、才兩方面來考察“賢”,並總結出“德爲才帥”的尚賢用人理論。他們還指出,應當從勤儉、恤民、謙讓、忠信、孝悌等方面分析一個人是否有德,使德變得具體而非抽象。

  再次是正身律己。我國曆史上的廉政思想特別強調爲政者要加強自身的道德修養,樹立典範。孔子多次論述“政”與“正”的關系:“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爲政者應當經常“自省”、“見賢思齊”。墨子也說過“政者,口言之,身必行之”。

  最後是家國同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通過家庭和個人倫理教育培養官吏的廉政行爲,是我國曆史上思想家提出的培養廉吏的一條途徑。《尚書》說:“克勤于邦,克儉于家”;《孟子》說:“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禮記》說:“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呂氏春秋》說:“人臣孝,則事君忠,處官廉”。節儉與孝屬于家庭倫理、個人倫理範疇,忠和廉屬于政治倫理範疇,我國古代將二者有機結合起來,對于促進和保障官吏的廉政行爲有很大的積極意義。曆代統治階級通過公文教育、學校教育、考試、獎勵表彰、官箴、家庭教育、文學藝術等形式,將廉政思想文化灌輸給官吏,並進行普及,特別是以儒家經典爲本的考試方式確立後,儒家廉政思想的貫徹有了制度保障。

廉政制度建設周密細致

  要遏止腐敗思想,教育是基礎,制度是保障,二者不可或缺。在我國曆史上的國家治理中,反腐倡廉的制度建設處于極爲重要的地位。

  第一,注重設置相對獨立的多層次監察機構。自秦漢開始,中央設置禦史大夫,“位次丞相,典正法度,以職相參,總領百官,上下相監臨”,其主要職責是監察。從漢武帝開始,監察與行政相分離,以行政區域劃分爲原則,設十三州刺史,監察地方,開創我國巡視監察制度之先河。自曹魏開始,監察向組織機構化方向發展,其標志是中央禦史台的設立。此後曆代名稱雖有不同,但延續不變,體現出監察在封建國家治理中的重要作用。

  第二,監察法規完善。爲防止監察過度幹預行政,同時對監察官自身進行制約,自漢代開始,曆代都有嚴格的監察法規。例如,西漢《六條問事》、曹魏《六條察吏》、西晉《察長吏八條》、隋代《司律六條》、唐代《風俗廉察四十八條》和《六察法》等。曆代監察法規既監察吏治,也督察其他社會不穩定因素;既糾舉不法,也舉薦人才,但非條例範圍不察。

  第三,法律制定細密。“法者,治之端也”。自戰國秦漢開始,關于懲治貪汙受賄、執法不公、徇私舞弊、失職渎職的立法規定逐步具體化,“主守盜”、“受赇”、“不直”、“廢令”、“畏偄”、“故縱”、“不以實”、“阿黨”等腐敗不法行爲及懲處辦法,均載入法律。魏晉律中有《違制》、《請赇》、《告劾》、《償贓》等專門針對官吏貪贓枉法行爲的律篇。自晉律始,則有公罪私罪之分,貪汙受賄皆入私罪。唐律在總結我國封建社會前期經驗基礎之上,將反腐倡廉法制建設推向高峰。

  第四,行政監督與考核較爲完備。自戰國秦漢後,國家在官吏的選拔任用、日常公務、生活方式、考績考核上都力圖做到有規可依。秦漢有“鄉論”,個人的鄉裏聲譽對其入仕影響至重。在漢唐制度中,關于錢財物的管理、行政權限與程序的劃分、官吏出行待遇等,都有比較嚴謹又可操作的規定。曆代以道德、能力爲中心的考核制度,在推動多層面的廉政建設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于中華文化沃土,今天的中國是從曆史的中國發展而來,當代中國的反腐倡廉與各種剝削制度下的反腐倡廉有著本質區別,但借鑒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體系的豐富完善,仍是一條重要經驗。

原標題:重視中國古代反腐倡廉經驗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蔔憲群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古代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