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斷代史>>先秦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甲骨文不等同于商代文字

发布日期:2018-12-28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院》2018年1月9日

  刘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中國商周時代的甲骨文是世界古文字中的“明星”,和其他已死去的古文字不同,甲骨文經過發展演變,一直沿用到今天。甲骨文什麽樣,記了哪些事兒,很多人並不熟悉,故有必要介紹一些相關基礎知識,澄清一些錯誤認識。 

  人們一個最常見的誤解,就是把甲骨文直接等同于商代文字。其實,甲骨文這個名稱,只是說它的載體是甲骨,和時代關系不大。就像金文,因鑄造或刻寫在青銅器上而得名,使用時代從商代一直延續到戰國秦漢。有人以爲,金文就是西周文字,顯然是錯誤的。 

一、商代文字載體多種多樣

  商王朝從公元前16世紀初建立,持續約500年,直到公元前11世紀末,才被西方的周邦所滅。(盤庚遷殷後,商王朝亦被稱爲殷王朝。)在商王朝的後期,武丁即位後,文字材料開始大量出現,載體也多種多樣。從考古發現來看,商代文字的載體有甲骨、青銅器、玉器、石器、陶器、骨器、角器,相應就有甲骨文、金文、玉石文字、陶文、骨角文字等名目。其中,刻寫在甲骨上的甲骨文,約15萬片;鑄造在青銅器上的金文,約5454篇,占據了商代文字材料的絕大多數。 

  武丁在位時期,商代文字體系已經成熟和完備。殷墟甲骨文材料,近一多半,也是武丁時代的。由此推斷,武丁之前,商王朝的史官階層,也應該能夠使用文字,但目前還沒有明確的考古材料能夠證實這一假設。 

  武丁時代,商王朝的史官,已經使用毛筆,有少數甲骨上的字,是毛筆蘸朱砂或墨寫成的。玉石、陶器上,也有不少朱書、墨書的文字。 

  總之,商代文字是指商王朝後期成熟文字的統稱,殷墟甲骨文只是商代文字的一種類型。刻在甲骨上的商代文字,一般有簡化、線條化、多折筆等特點,和金文、玉石文字、陶文的字形、書寫風格相比,有一些差異。 

 

 

 

1:字數最長的商代金文(小子卣)

 

2:商代印章

 

3:玉璋上的朱書文字

 

4:陶片上的朱書文字

二、西周也有甲骨文

  商代的甲骨文,集中出土于今河南安陽的殷墟遺址。殷墟以外地區,僅有山東濟南大辛莊遺址在2003年出土過一版刻字的龜腹甲,其內容主要是以四種豕牲祭祀“四母”(四位母輩的女性祖先)。 

  西周甲骨文,在陝西扶風鳳雛村遺址、岐山周公廟遺址發現的數量最多:鳳雛村出土有字甲骨289片;周公廟出土有字甲骨800多片,可辨認的文字均2500個。此外,山西洪趙坊堆村、陝西長安張家坡、陝西扶風齊家村、北京昌平白浮村、北京房山琉璃河、河北邢台南小汪、河南洛陽東郊等地均發現過西周刻字甲骨。 

  西周甲骨文的“主人”是誰,是商王,還是周王?一度曾有爭議。原因在于,1977年陝西扶風鳳雛村遺址出土的甲骨文,有在商王宗廟占蔔、祭祀成唐(湯)、大甲等殷先王的記載,如“彜文武帝乙宗”、“王其卲祭成唐”(H111),及“王其禱侑大甲,冊周方伯”(H1184),等等。其中的“王”,似是商王,而“周方伯”才是周人的首領。由此看來,鳳雛村甲骨中,很可能有一些是商王朝占蔔的遺物,被投奔周人的殷人史官攜帶到周原地區。 

  200312月以來,周公廟遺址又發現了大量西周甲骨文材料,其中“周公”這位在西周初年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出現9次;還有祭祀周人先公“王季”的記載,以及“五月哉死霸(魄)壬午”這種典型的周人曆日形式。還有一版蔔甲刻辭是“其唯甯風于四方三犬、三彘。既吉。茲蔔用”,記載了王朝爲平息風災祭祀東南西北四方神的儀式。這些證據都說明周公廟甲骨是周公占蔔,甚至是周王占蔔的遺物。 

  20世紀4050年代,已有學者指出周人也有在占蔔時刻寫的甲骨文;今天,考古學家發現的西周甲骨文已達1000多版,足以證明當初的看法,堪稱遠見卓識。現在,我們可以肯定的說,西周文字中也有甲骨文,絕不能把甲骨文等同于商代文字。 

 

5:山東濟南大辛莊遺址出土商代甲骨文(局部)

 

6:陝西扶風鳳雛遺址出土西周甲骨文

 

7:陝西岐山周公廟出土西周甲骨文
(原文載于《中國社會科學院》2018年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