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200 OK Server: nginx Date: Tue, 22 Oct 2019 19:59:47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Keep-Alive: timeout=180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bg12=25|AAIiO; Expires=Wed, 23 Oct 2019 03:59:32 +0800; path=/ 國圖藏《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形成、流存考-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斷代史>>明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國圖藏《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形成、流存考

发布日期:2018-12-28 原文刊于:《文獻》

 

   

                                                       秦博

 

    內容提要:中国国家圖書館藏《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系沧州孙氏家族旧藏文物,手卷上汇集明永乐、洪熙、宣德三朝43位名臣的亲笔题赞,其中不乏姚廣孝、“三楊”等元老重臣的墨迹,其文物价值及历史文獻价值不言而喻。梳理、考证題贊者的身份信息,考察手卷的形成过程,可以发现明初以曾棨为代表的江右翰林文臣所起的重要作用,并可窥見明初翰院文化之某些特征。勾勒手卷在孙氏后人手中的留存情况,还可以了解手卷所承载的“故家隐德”观念,以及这一观念对孙氏家族发展的特殊意义。

 

    關鍵詞:《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翰林院  宗族意识文獻流传  姚廣孝  孫楷第

 

由今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积善堂孙氏家族世代保存六百余年的《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彙集了明永、洪、宣三朝43位名宦的手書真迹,該卷已于2011年由孙氏后裔捐献给中国国家圖書館收藏[1]手卷所載的內容及信息,對治史者探究明初翰院文化、滄州地區移民社會、明代缙紳宗族意識等問題颇为重要,即于艺术价值之外,尚有无与伦比的历史文獻价值。详细考证诸題贊者的身份背景、职官履历,可大致勾勒出手卷形成、留存的过程以及孙氏家族发展的历史,有助于探究明代社会文化发展的一些重要特征。

 

      永乐二年翰林群体与《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的初步形成

 

《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以下简称《积善堂手卷》)全長1964厘米,幅寬31厘米。手卷上共有46人的題贊,其中明代題字者43人,按題贊者自署,即廬陵曾棨、南昌胡俨、建安楊榮、毛彪、钱唐王洪、临江金幼孜、莆田黃約仲、华亭沈粲、马伯、廬陵周述、清江张澈、会稽山人刘真、四明陈葵、吴门王进、邓时俊、壶山李基、浙人刘韶、莆阳黃察、东吴朱孔昜、临川王英、南郡楊溥、范阳邹緝、四明鄭複言、廬陵陳循、三山陈仲完、云间沈度、尹鳳岐、长乐李骐、泰和曾鶴齡、匡山余鼎、吉水錢習禮、舜江薛常、莆中黃壽、慈溪陈敬宗、廬陵周忱、廬陵蕭時中、文江罗汝敬、四明周翰、清江廖端、萧宽、逃虚老人姚廣孝、廬陵楊士奇、天台李至刚。手卷末另有近代学者题字三,即邓之诚、沈兼士、黄侃,三人皆因当时手卷保管者孫楷第先生延请赏析而留下题跋。手卷题签为《积善堂记》,下钤白文长方印“为善最乐”。是明清时代典型的由官僚士大夫集体创作的纪念型书法手卷。

對《積善堂手卷》的研究,必然需要追溯渤海孫氏的曆史,而這一家族之所以自稱“渤海”,誠因出身河北滄州,滄州漢代爲渤海郡,孫氏取鄉梓之故名以自顯。有關孫氏“積善堂”及《積善堂手卷》的概況,乾隆《滄州志》記載如下:

 

(積善堂)在州治前東偏,明永樂間兵部員外郎孫敬居也。其祖、父世有隱德,盧陵曾學士棨因扁其堂曰積善,一時館閣名公如姚榮靖、楊文貞、文敏輩俱有詩文題贈。[2]

                                                        

民國《滄縣志》亦載:

 

(積善堂)在公署前西偏,明永樂間兵部員外郎孫敬居也。原名尊德巷,即今孫家胡同。世有隱德,廬陵曾學士棨因匾其堂曰積善,一時館閣名公俱有題贈。[3]

 

由此可知,積善堂是明永樂朝兵部員外郎孫敬的宅邸,位置接近滄州治所,後逐步演變爲一片居住區,即“尊德巷”或“孫家胡同”[4]。《積善堂手卷》就是孫敬爲紀念自家堂屋落成而邀約朝中名臣所作。

    再查《渤海積善堂孫氏家譜》,中有宣德元年(1426)翰林院侍講學士王英撰《大明贈奉直大夫兵部武庫清吏司員外郎孫公墓表》一篇,乃孫敬父親孫成甫墓表,詳細記載了渤海孫氏在明初的發展狀況,茲不煩錄其大部如下:

 

按孫氏爲名族,其先居懷來,國朝平定之初,關外之民盡徙內郡,公(指孫敬父孫成甫)乃占籍河間滄州之孝友廂,公父諱德才,娶武氏,繼杜氏,德才卒,與孺人武氏葬懷來城東南,而公實杜氏孺人生也。公常言居懷來先世有仕宦者,然兵後譜亡,莫可考其詳,而公之內徙也,惟奉母以從,既至滄,民甫甯,徭役甚煩,未遑治産業,而公獨于趨事公府之外辟地構廬舍,墾田力耕,樹桑莳蔬果,早暮經營,不憚勞苦,久之,生計乃裕,惟痛悼父不逮養,歲時祭祀,辄悲泣不已,事母益恭謹。母沒,治喪葬盡禮。公性素和,厚居鄰,循循然務勤儉,笃行善道。裏民多遠徙至者,貧不自給,公辄罄所有濟之,死桑疾病,則力扶持之,恒語人曰:“吾聞古人有言,陰德可以延壽,積善則有余慶,此吾所甚好也。”又語諸子曰:“惟耕可以足食,讀書可以起家,此汝曹所當勉也。”公言不妄出口,而有所言則皆合于道,人多信從之。晚年遷敬爲鄉校生,從師習詩書,命長子力其家務,公棲遲田園,日無所事,鄉闾鹹稱爲長者雲。生元庚午十二月廿八日,洪武庚辰七月廿五日卒,享年七十有一。[5]

 

《渤海積善堂孫氏家譜》譜首還錄有孫敬的簡要履曆,一並抄錄以資參考:

 

        二世敬,諱成甫次子,字克恭,生卒失考,葬城東南三裏舊茔昭。載《州志·選舉

編》。職銜:庠生,登成均,以才能除授兵部武庫清吏司員外郎,诰授奉直大夫、兵部

武庫清吏司員外郎。德業:敦厚笃實,明敏詳慎,夙夜孜孜,惟善是務。居官清慎勤苦。

少师姚廣孝、三楊相公俱推重之,体祖、父之意,筑积善堂,上养其亲,下遗子孙,一

時名人學士爭遺詩賦以褒之,雖五品郎官,鹹莫及其聲稱。[6]

 

由此可知,孫氏是明初滄州地區外來移民的代表。[7]其家庭通過辛勤經營,成爲富裕自耕農乃至中小地主,孫敬本人又逢明初特殊的時代機遇,得以讀書入仕。孫氏無疑是中國傳統社會中經營型地主通過文教上升爲身份性缙紳地主的典型。

孫敬是地方鄉老出身的“五品郎官”,宦迹功業平平,《渤海積善堂孫氏家譜》中所謂“時名人學士爭遺詩賦以褒之”應系爲祖宗矯飾之詞,並非事實。實際上,正是在孫敬不斷努力邀約的情況下,43位名臣方青目以待之,而手卷的首位題詞者翰林院侍講學士曾棨又起到了關鍵的引領作用關于孫敬修築積善堂,及館閣文臣題贈的詳細緣由,見《積善堂手卷》卷首曾棨所作《積善堂記》。此記文撰于“永樂十四年秋八月既望”[8]

 

渤海孫克恭常名其所居之堂曰積善,今既仕爲夏官司務,因予友熊君本誠來征文記之,且曰:“孫氏世家于此,以忠厚之德相承者,蓋不知其幾世。其祖得才,端重誠確,而獨好施與。凡鄉鄰之窮乏者,即思有以赒給之,度能自存乃已。裏中多仰其德,稱爲長者而不名,得年九十而終。其尊公成甫,能繼先志,笃于爲善,故其二子克讓、克恭皆恂恂敬讓,動循禮法,霭然有祖、父之風焉。其家舊有堂,以爲燕休之所,今以奉其親,而未有名也,以請于予。”予竊謂孫氏世多善人,而皆蓄德弗顯,蓋必將大發于其後也,遂扁之曰“積善”,幸一言以著其義。[9]

 

據此可知,孫敬字克恭,時任兵部司務,其家舊有廳堂一間作爲宴會休息之所,後用以“奉親”,僅泛稱爲“積善”而未正式命名,也無匾額。故孫敬請托翰林學士曾棨爲該堂題詞。曾氏以孫氏前輩樂善好施之行爲依據,正式定名曰“積善堂”,取《周易》中“積善之家,必有余慶”之意。有關孫氏先輩德行的表現,前引曾棨《積善堂記》載,孫敬祖父孫得才在懷來時即“獨好施與”,有“鄉鄰之窮乏者,即思有以赒給之,度能自存乃已”;《大明贈奉直大夫兵部武庫清吏司員外郎孫公墓表》另載,孫敬父孫成甫舉家移民滄州後,遇“裏民多遠徙至者,貧不自給”,故“辄罄所有濟之,死桑疾病,則力扶持之”。又《積善堂手卷》劉韶的題贊中有更具體說明,即孫敬祖與父“嘗出粟,活饑貧千余人,鄉邦人至今稱道不已”[10]

孫敬之所以首先向曾棨請求題記,與曾氏頗高的文翰造詣和政治地位分不開。據《翰林記》載,曾棨永樂二年(1404)“以狀元及第”,並“事太宗將二十年”[11];至宣德初,曾棨仍以左春坊大學士兼侍讀學士參與纂修太宗、仁宗兩朝實錄[12]以記述明代翰林掌故見長的《玉堂叢語》一書詳細論及曾棨的才學轶事:

 

曾襄敏棨(曾棨谥襄敏),廷對策幾二萬言,不屬草,宏博鮮俪。……上时召试二十八人,棨信笔千百言立就,辞理俱到,深見奖重,遂名闻天下。扈从巡北京数,燕间应制赋诗,辄称上意。后有薦文士于上者,必问得如曾棨否。其文如源泉奔放,一泻千里,又如园林得春,群芳组绣,读其文信然。工书法,草书雄放,独步当世。[13]

 

曾棨乃一代文豪,又是侍從近臣,才學事功兼備。而爲自家廳堂軒閣向高官名士請求墨寶,是中國傳統士人彰顯身份與雅趣的風尚,明清以來此風尤盛。現存曾棨《西墅集》中收有大量爲親友故交撰寫的廳堂題記、贈序、族譜序及應和詩詞,[14]曾氏文采受時人推崇之況可見一斑。孫敬時任兵部任司務這一從九品的低級僚員,[15]應缺少直接接觸翰林儒臣的機會,他欲取得曾棨這類人物的題贊,務必需要通過複雜的社會交際網來實現。而據《積善堂記》載,孫敬正是借熊本誠轉請曾棨墨記的。查《明實錄》記載,熊本誠于永樂十五年(1417)八月以兵部郎中遷福建布政司左參政,[16]《積善堂記》寫就的永樂十四年(1416)他正在兵部任上,乃孫敬上官。熊本誠又與曾棨同中永樂二年(1404)進士,[17]有同年之誼。可見熊本誠正是孫氏與曾棨建立交集的中介。

得到曾棨手書後,孫敬的仕途雖不甚顯達,但尚平穩。他由兵部司務外調松江府通判,[18]終官兵部武庫員外郎。官位升遷的同時,孫敬在永樂十四年(1416)至洪熙、宣德年间,继续邀约包括姚廣孝、楊士奇、楊榮、楊溥、沈度兄弟在内的42名朝中名公巨卿爲積善堂撰寫題贊,最終彙集成《積善堂手卷》現今的面貌。正如《滄州志》、《滄縣志》所雲,爲《積善堂手卷》撰寫詩詞題贊者大多系“館閣名公”,即當時供職翰林院的文學侍臣或曾有入翰林院爲庶吉士經曆的朝臣。《積善堂手卷》明確留下寫作日期的題贊有10篇,[19]另外可以通過作者職官判斷書寫日期的有金幼孜所撰題贊。依據這些題贊本身提供的信息,結合《明實錄》、《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翰林记》、《殿阁词林记》、《明史》等文獻的记载,列表分析其作者的官職、籍貫及科第出身,可大致勾勒出手卷形成的過程:

                                  

                     表一:《積善堂手卷》可知題贊日期與作者情況表

題贊作者

時任官職

籍貫

科第出身

題贊日期

曾棨

翰林院侍講學士

江西

永樂二年甲申科進士

永樂十四年八月十六日

王洪

翰林院侍講[20]

浙江

洪武三十年丁醜科進士

永樂十四年八月甲午日

王英

翰林院侍講

江西

永樂二年甲申科進士

永樂十四年九月九日

余鼎

翰林院修撰

江西

永樂二年甲申科進士

永樂十五年十月十五日

 

胡俨

国子祭酒兼翰林院侍講

江西

洪武中舉人

永樂十七年(1419)七月

劉韶(劉季箎)[21]

工部主事

浙江

洪武二十七年甲申科進士

永樂十七年七月十八日

楊士奇

左春坊大學士

江西

建文中以才入翰林院

永樂二十年(1422)六月十六日

陳循

翰林院修撰

江西

永樂十三年乙未科進士

永樂二十年八月戊寅

楊榮

太子少傅、工部尚書兼謹身殿大學士

福建

建文二年進士

洪熙元年三月初一日

金幼孜

文淵閣大學士兼翰林學士、奉政大夫[22]

江西

建文二年進士

永樂二十一年以後

 

通觀上表不難發現,緊隨曾棨之後,在永樂十四、十五年題詞的是王洪、王英、余鼎三人,而王英、余鼎與曾棨有同年兼同鄉之親。另外,《積善堂手卷》題贊者中与曾棨同中永樂二年甲申科進士的臣僚还有罗汝敬、萧宽、周忱、张澈、周述、陈敬宗[23]等人。若进一步排查文獻,《翰林记》一书有如下记载:

 

    永樂三年正月壬子,先是太宗命學士兼右春坊大學士解缙等新進士(即永樂二年進

士)中選材質美敏者,俾就文淵閣進學,至是缙等選修撰曾棨、編修周述、周孟簡、庶

吉士楊相、王訓、王直、吾紳、彭汝器、劉子欽、余學夔、童樸、盧翰、熊直、王道、

羅汝敬、沈升、柴廣敬、王英、余鼎、楊流、洪順、段民、楊勉、章敞、李時勉、倪維

哲、陳敬宗、袁添祿,二十八人入見上[24]

 

另據《翰林記》,成祖從永樂二年中進士選爲翰林院庶吉士的數十人中再“擇二十五人”並“首甲三人”,使其“進學內閣”,又有“周忱自陳願與其列,遂增忱二十九人”[25]。其中所謂“首甲三人”,即永樂二年的三甲進士曾棨、周述、周孟簡,當時三人已在翰院任職。這29人中,曾棨、周述、羅汝敬、王英、余鼎、陳敬宗、周忱等都曾在《積善堂手卷》上留有墨迹,而(廬陵)、二周(廬陵、羅汝敬(文江)、王英(臨川)、余鼎(匡山)等皆江西士人,這正應所謂“永樂甲申,選庶吉士讀書中秘以應二十八宿,其中二十人出江西,而官翰林者七人”[26]之說。

    綜上,曾棨及其同年的翰林詞臣有9位嘗爲孫氏積善堂題詞,占到所有題詞者的近五分之一,部分題贊者還兼同爲江右同鄉,而且9人中包括一批最早的題詞者。[27]無疑,曾棨的示範起到極大的作用,帶動了這些名臣紛紛響應孫氏之請,例如周忱在題贊中言:“予友兵部司務孫君克恭,嘗顔其奉親之堂曰‘積善’,翰林侍講曾君子棨、修撰王君希範皆爲文以記之,克恭複命予爲之銘記。”[28]可見曾棨的影響力。

可以說,永樂二年得中進士的翰林官僚群體構成了爲《積善堂手卷》題贊的中堅。正是由于有曾棨一輩江右文苑名臣的先導作用,使得孫敬擁有了進一步向翰林儒臣邀約的資本。至永樂十七年劉季箎題贊時,徑稱“孫克恭氏以其家所藏《積善堂卷》示余”,而“詞林諸公褒嘉歎美之意備矣,克恭又征余言爲勉”[29]。可見此時手卷無疑已初具規模,劉季箎感于孫氏的誠懇求索,兼之此前同僚的獻詞粲然成秩,故亦步趨以題贈。雖然《積善堂手卷》中有大量題詞都没有写明具体的題贊日期,难以详考其写作背景,但分析诸題贊作者的身份、履历,依然可以揭示《積善堂卷》形成過程中的一些細節問題。

 

        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中其他題贊者考述

 

若将曾棨为代表的永乐二年进士科作者视为一组,余下的題贊作者还可大致分为两个组群:即洪武、建文朝已经入仕的老臣与晚于曾棨一辈步入仕途的儒臣。

通過前文表一可知,永樂七年(1409)即被成祖简入内阁辅政的明代第一批阁臣多有为孙氏題贊者,但其中楊士奇、楊榮、金幼孜题赞时间都较为靠后,只有胡俨稍早,是在永乐十七年。此外,同为永、洪、宣三朝辅政老臣的楊溥也给孙氏留有赠言,题写时间不详。楊士奇、楊榮、金幼孜题赞时间较晚,这应该是由于其地位、资历显要,与曾棨一辈儒臣尚有间隔,孙敬不易短时间内与其建立联系。金幼孜在题赞时云,“国子祭酒胡公既序而诗之,复来征予言”[30],實指孫敬得到胡俨墨寶之後方介之向金氏提請,而據前文所考,胡、金二人題贊時間相隔至少有5年之久,可知孫敬也是漸趨在元老閣臣中打開社交局面的。《積善堂手卷》中元勳閣臣文章粲然,尤其“三楊”畢聚,世所稀見,孙敬能够集中邀请到身份如此特殊的政治人物题赠诗词,他孜孜求索名宦墨宝的行为无疑已经在朝中形成一定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在成祖“靖难”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姚廣孝在积善堂手卷中亦有题诗。广孝僧人出身,自号逃虚老人,他辅佐朱棣起兵夺取天下,又历事洪熙、宣德二帝,堪称一代帝师。[31]

別有名望稍遜的翰苑宿舊若幹人爲孫氏贈言,其中不少起初並非翰院出身,而是因永樂初年文學侍臣缺乏的特殊情況,自地方教官選爲翰林。如長樂人陳仲完,洪武十三年乙醜(1385)進士,授延平府训导,改宁国府训导,永乐初自教官入翰林院,擢为编修,累官至修编兼左春坊左赞善,辅导皇孙讲读。[32]蘇州人王進,洪武中舉明經爲武昌府學訓導,後升大庾縣學教谕”,永樂初“被召修永樂大典爲副總裁”,後授翰林五經博士,升侍講,洪熙初年入建弘文館,與“翰林學士楊若博借汝嘉四人者受命日直苴手禮過”[33]。王進所撰題辭沒有標明寫作時間,但在小序中有“夏官司務孫克恭名其堂曰‘積善’”之句,可知當時孫敬尚官兵部司務,應爲永樂十四、十五年間。另如鄒緝,系吉水人,中洪武庚辰進士,除星子縣訓導,永樂初,入爲翰林檢討,曆官左春坊左庶子。[34]此外,明初藝壇名臣華亭人沈度爲孫氏題有贈詩。沈度“洪武中中舉文學,弗就,谪雲南”,後都督瞿能“延之家塾”,攜沈氏至京師。至永樂朝,太子“命選善書者供事史館”,學士楊溥推薦沈度,故擢其爲翰林典籍。[35]同時期,沈度之弟沈粲亦以善書供事翰林院,[36]而沈粲也尝题词于积善堂孙氏之手卷。积善堂手卷中还录有一位建文朝旧臣李至刚的题赞。李氏名铜,以字行,浙江海宁人,洪武初年以明经举,得侍懿文太子,初授祀部郎中。永乐帝登极,李至刚来朝,擢升通政司右通政,参修《太祖实录》。后李至刚升礼部侍郎,成祖册立太子后,又命至刚兼左春坊大學士。[37]老儒中履曆不顯者尚有劉真,其人應爲洪武二十年(1387)浙江鄉試舉人,[38]另有鄧時俊,查其爲建文二年(1400)進士。[39]

爲手卷題贊的晚輩翰林文臣數量相較老臣爲多,履曆可考者有13位。曾棨以鼎元之身份爲孫氏題詞,或許是爲了延續這一榮光,孫敬此後尤樂向永樂各科狀元征求墨寶,例如蕭時中系永樂九年1411辛卯科狀元,[40]陳循系永乐十三年(1415)乙未科狀元,[41]李骐系永樂十六年(1418)戊戌科狀元,[42]曾鶴齡系永樂十九年辛醜科狀元。[43]明初江西士子多文運頗盛,吉安一府尤爲矚目,延至宣德年間風頭不減,至有“翰林多吉安”[44]之謂。後輩的江西籍文苑侍臣也自然容易步趨曾棨一輩的傳統,與孫敬建立較爲密切的往互,故爲《積善堂手卷》題贊的資曆較低的儒臣中,江右吉安府人士亦占數最多,其次爲江浙、福建士人,其中閩人黃約仲、黃察、黃壽皆出莆田黃氏,三人明顯存在較近的社會關系。這批晚于曾棨等步入仕途的手卷題贊人簡況如下:

 

題贊者

履職簡曆

資料來源

周翰

字維翰,浙江鄞縣人。永樂三年中鄉試,明年會試中禮部副榜,當授教官不就,會成祖臨視太學,命禮部所選副榜就廷覆試,周翰居首,遂命進學翰林預修《永樂大典》。後授翰林典籍,晉翰林檢討。

[]楊士奇:《翰林检讨周君翰墓志铭》,[]焦竑:《國朝獻徵錄》卷二二《翰林院三》。

黃約仲

名守,以字行,福建莆田人。少負才名。永樂初以名儒應诏至京,官翰林典籍預修《永樂大典》,後進本院檢討。學士曾棨、胡俨更相引重,在翰院二十年。

《翰林院检讨黃約仲传》,[]焦竑:《國朝獻徵錄》卷二二《翰林院三》。

鄭複言

浙江鄞縣人,永樂四年丙戌進士,選庶吉士讀中秘書,鈎纂精微,預修《永樂大典》。改禮部主事,曆升太仆少卿,引年歸。

(雍正)《浙江通志》卷一八〇《人物六·文苑三·甯波府》,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

薛常生[45]

字士容,浙江上虞人,永樂四年丙戌進士。以母老不敢行遠,陳情當道,乞就邑學教谕。後曆升吏部郎中,嘗督北征饋饷,多効勞績。

(雍正)《浙江通志》卷一九一《人物九·介傑·紹興府》,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

蕭時中

 

名可,以字行,江西廬陵人。永乐九年辛卯科进士第一,授翰林修撰。

(雍正)《江西通志》卷七七《人物十二·吉安府三》,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

陳循

字德遵,江西泰和人。永樂十三年乙未科進士第一,授翰林修撰。宣德初与楊溥轮值南宫备顾问,后升侍讲学士。正统初升翰林学士,入阁,兼户部尚书。景泰朝加文渊阁大学士。天顺初罢官谪戍辽东,久之复原官。

[]廖道南:《殿阁词林记》卷一《殿学·华盖殿大学士陳循》。

黃察

福建莆田人,永樂十三年進士,官刑部主事,遷江西按察司佥事

[]黃仲昭:《八閩通志》卷五四《選舉·興化府·國朝》。

李骐

原名馬,字德長,福建長樂人。永樂十六年戊戌科進士第一,禦賜名“骐”,授官翰林修撰。

《翰林修撰承德郞李君骐墓志銘》,[]焦竑:《國朝獻徵錄》卷二一《翰林院二》。

尹鳳岐

江西吉水人。永樂十六年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曆官編修、修撰,升侍讀,後忤當道告歸,天順年間卒。

《翰林院侍读尹鳳岐》,[]焦竑:《國朝獻徵錄》卷二〇《翰林院一》。

黃壽

福建莆田人,永樂十九年舉人,官教谕。

[]黃仲昭:《八閩通志》卷五四《選舉·興化府·國朝》。

曾鶴齡

字延年,江西泰和人,永樂十九年辛醜科進士第一,授修撰,升侍讀,終官侍講學士。

[]廖道南:《殿阁词林记》卷四《翰林院侍講學士曾鶴齡》。

錢習禮

名幹,以字行,江西吉水人,永樂十九年進士,選庶吉士,授檢討,洪熙初官至侍讀,正統朝累官禮部尚書。

[]廖道南:《殿阁词林记》卷五《学士拜礼部尚书錢習禮》。

朱孔昜

華亭人。工書書,兼善畫。永樂中以善書授官中書舍人,晉編修,曆四朝,終官太常少卿。

[]姜紹書:《無聲詩史》卷一《朱孔昜》。

《積善堂手卷中》還收有武官的筆墨,即密雲後衛指揮使毛彪。明初軍官多草莽出身,文化素養較低,但間有谙于翰墨者,毛彪應屬此類。從毛彪題贊中“孫兵部遷松江別駕,其善政善教,表著遠迩。予獲親炙,沾沐誨益多”[46]來看,毛的題詩作于孫敬調離兵部司務之職就任松江府通判以後。

至此,除馬伯、陳葵、李基、廖端四人身份失考外,其余39名《积善堂手卷》題贊者的出身、宦迹情况皆依文獻可证,手卷的形成过程也基本得以勾勒:即曾棨永乐十四年首先题赞之后,与曾氏同年、同乡的一批词臣陆续接受孙敬的邀约,嗣后又有若干翰林老臣与新科儒臣在曾棨一辈声望的带动下为孙敬题词,至永乐末年及洪熙、宣德之间,孙敬终于与元老阁臣建立关系,楊士奇、楊榮、金幼孜等人受邀为手卷留墨。

          

                 《積善堂手卷》在後世的流存情況

 

《积善堂手卷》实际上是作为渤海孙氏家族凝聚力的物质载体而在其族中世代传承的。而孙氏家族意识的萌发又与曾棨等人的题赞有着密切关系。积善堂孙氏本中小自耕农起家,崛起之初并无明显的士大夫宗族意识,曾棨等人的题赞实际上强化了孙敬的相关理念。孙敬之所以在得到曾棨题词之后,又继续不懈地邀请翰林名士题写诗文,就是说明他希望存留下一份厚重的能够体现士大夫身份的家族文獻。

實際上,手卷及故家隱德理念在孫氏族內有一個再發現與再繼承的過程。據萬曆二十九年(1601)孫氏第九代孫國重在手卷之上自作《渤海孫氏積善堂記》:

 

不肖一日掇拾遺編,偶于笥中得一手卷,展而披閱之,乃始祖先人所制也。先人家懷來,永樂時內徙滄邑,由胄監曆夏官員外郎,常作堂以奉親,而難于名稱,翰林曾公暨三楊相公素嘉先人醇厚質樸、豈弟溫良,自上世以來,喜好施,饑馑歲而賴全活者千人,遂以積善堂名之,扁于正壁,複爲文以紀其盛,蓋取《易》“積善必有余慶”之意也。一時名公钜卿締交舊者,鹹重其賢,贈以詩歌,爛然盈帙。大都揚休振美,闡幽顯微,鳴我先代世德之盛焉。先人遂演而成卷,固以上慰親心,亦以下垂後裔哉!不肖捧讀再四,感慨不勝,竊謂子孫于先世有怡謀,弗以知,非智也;知,弗以永厥傳,非仁也,非仁非智,罪將奚辭。不肖是用拂其塵垢而珍之記室中,匪特愛其詩文之麗,實欲繼述先人之家法于不墜雲爾。[47]

 

《積善堂手卷》在孫敬以後沒有受到孫氏後代的重視,以致封存箱底,曆近二百年方經孫國重之手重見天日。造成這種遺忘現象的原因可能是孫氏沒有保持住缙紳的身份,降至平民階層。查詢孫氏家譜再對照滄州地方志,可以發現孫敬之後積善堂孫氏長期沒有登科入仕者。家族缙紳身份的難以維持本是傳統中國科舉制度調節下階層流動的普遍現象,但失去缙紳身份後,與之相關的一套禮儀和文化觀念自然逐步淡漠。

    孫國重和其兄孫日選乃孫氏家族重登科第者,二人分中萬曆庚子科舉人和萬曆甲午科舉人,[48]由他們開始重新發掘《積善堂手卷》及家族曆史,是再正常不過的。而孫國重重拾《積善堂手卷》的萬曆二十九年(1601)作爲一個時間節點也非常特殊。經過嘉靖十五年(1536)皇帝“放寬官民祭祖的規定”後,晚明社會致力宗族建設的風氣大規模普及化,[49]士大夫多投身于家族文獻的收集,为构建宗族制度寻找历史依据,这种时代风气必定对孙国重有所影响。

可以說,自國重對手卷“拂其塵垢而珍之記室中”後,手卷正式成爲孫家傳承家族榮耀的實體信物。圍繞手卷,孫氏秉持世代積善、積極應舉的隱德觀念。這種信念鼓勵家族中不斷湧現缙紳,而家族精英又把隱德的觀念作爲宗族意識反複宣揚。這種互動關系在康熙朝任山東禹城知縣的孫氏後人孫延祉所做《積善堂詩卷抄後跋》中有清晰表達:

 

因思吾祖、父之善如此,吾祖、父積善之驗如此,天道之報答與!當時諸名公之贈,如取如攜,毫發不爽,是以三百年來科仕連綿,椒條繁茂,祖、父在天之靈當亦心慰也。而今而後,其可不力行乎哉![50]

 

在长期的历史中,《积善堂手卷》及其传达的故家隐德观已经成为整个孙氏家族的精神支柱,与孙家休戚与共。据积善堂孙氏后人回忆,《积善堂手卷》在家族内部世代流传,以仪式化的方式由同辈兄弟中最先取得功名者保管,最后一任按此规制保藏手卷的是我国著名古典文学研究家、版本目录学家孫楷第先生,他于1928年畢業于北平師範大學,[51]這在當時家族中亦可視爲一種“功名”。先得功名者保存手卷的規定不知從何時起,但自孫國重之後,孫氏家族確實累代在科舉方面較爲成功,在明末以至整個清代保持住了缙紳地位,其間手卷的激勵作用不可小視。

 

結語

 

作爲明初從懷來遷至滄州的移民家族,渤海積善堂孫氏通過文教由庶民地主上升爲缙紳地主,其身份變化頗具代表性。孫氏早期入仕者,永樂至宣德朝任兵部武庫司員外郞孫敬,爲了彰顯家族榮譽,請同朝名宦曾棨等43人为自家厅堂题记,而与曾棨在永乐二年同登进士入翰院的江西儒臣乃是参与题赞的中坚力量,代表了明初翰林院官僚鲜明的地域文化特征。曾棨等人的题赞主要集中于永乐十四、十五年,在曾棨一辈儒臣的带动下,楊士奇、榮、等元老阁臣以及陳循、錢習禮等翰苑新秀纷纷应孙敬之请赠答,终汇成今日所見《渤海积善堂孙氏题赞手卷》的整体面貌。

值得注意的是,曾棨等名士結合孫氏先輩慷慨行善的業績,把宋元以來江西士大夫家族的宗族理念通過題記表達出來,嗣後孫敬本人亦對這一理念産生了極大的認同感。至明代中後期,孫氏後人孫國重重新發現手卷,在當時宗族活動大興的時代背景下,借助手卷喚醒了積累隱德以助宗家繁榮的觀念,並將其塑造成孫氏的家族品格。此後,《積善堂手卷》成爲孫氏家族精神的物質載體及凝聚力的來源,以至于代代相傳,曆六百年而不替。今日《渤海積善堂孫氏題贊手卷》化一家之寶爲國之瑰寶,其所包含的豐富曆史文化信息值得研究者深入挖掘。

 

 

 

 

 

 

 

 

                                         



[1] 《明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最后的保存者系我国著名学者,曾供职于北平圖書館的孫楷第先生及其哲嗣孙泰来、陈莹夫妇。因与孙氏家族的血亲关系,笔者自幼详闻有关该手卷及孙氏的历史掌故,故今特围绕手卷题赞,蒐集、考释相关诸文獻撰此小文以志先辈遗德并盼诸方家指正。

[2] 〔乾隆〕《滄州志》卷二三《古迹》,乾隆八年刊本,《中國方志叢書》華北地方第495號,台北,成文出版社,1975年,第1055頁。

[3] 〔民國〕《滄縣志》卷四《方輿·古迹六》,民國二二年刊本,《中國方志叢書》華北地方第143號,台北,成文出版社,1968年,第273頁。

[4] 滄州在明清時代長期屬直隸河間府,清雍年間改隸天津府。積善堂孫氏明代最初居于滄州城內,明末清初有一支子孫遷居滄州城外的王寺鎮,《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隨之轉入。王寺鎮1961年後劃歸臨近的南皮縣。是故後世關于孫氏居地有滄州、南皮之說,其間並不矛盾。

[5] []王英:《大明贈奉直大夫兵部武庫清吏司員外郎孫公墓表》,《渤海積善堂孫氏家譜》,2001年重修本。

[6] 《渤海積善堂孫氏家譜》卷一《譜首》。

[7] 明初承元末板蕩局勢,河北地區人煙稀少,是故洪武、永樂兩朝大量將寬鄉之民遷入河北,從而形成移民色彩濃厚的鄉裏社會,滄州地區尤爲突出。關于河北地區明初移民狀況的研究可見張崗:《關于明初河北移民的考察》,《河北學刊》1983年第4期。單論滄州地區明清移民、宗族、地方社會問題者,見于秀萍,童廣俊:《明初滄州移民的到來及移民聚落的形成》,《滄州師範專科學校學報》2007 年第1期;于秀萍《河北滄州宗族與社會》,常建華主編:《宋以後的宗族形態與社會變遷》,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155-218頁。

[8] []曾棨:《積善堂記》,《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9] []曾棨:《積善堂記》,《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10] 《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11] []黃佐:《翰林記》卷三《改擢》,《叢書集成初編》本,上海,商務印書館,1946年,第35頁。

[12] []黃佐:《翰林記》卷一二《纂修》,第155頁。

[13] []焦竑:《玉堂叢語》卷一《文學》,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第21頁。

[14] []曾棨:《刻曾西野先生集》,《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30冊,濟南,齊魯書社,1997年。

[15] 据《明史·职官志》载,“兵部尚书一人,左、右侍郎各一人,其属,司务厅,司务二人,从九品”。見《明史》卷七二《职官志一·兵部》,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標校本,第1750頁。

[16] 《明太宗實錄》卷一九二,永樂十五年八月戊午,台北“中研院”史語所校勘影印本,1962年,第2025

  頁。

[17] 朱保炯、謝沛霖編:《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第2426頁。

[18] 《積善堂手卷》中有密雲後衛指揮毛彪題詩一首,其詩序中稱“孫兵部遷松江別駕”。所謂“別駕”本唐代州郡佐貳官,即明代府通判,系正六品,分掌一府錢糧等事。明人常借前代官職比擬當時官職,如孫敬任官兵部,時人亦稱其爲“司馬”、“夏官”。孫氏由兵部司務轉升松江府通判的時間不載史冊,但可通過《積善堂手卷》諸題贊的記載加以考證。標明寫作時間的題贊中,最後一篇完成于孫敬兵部司務任上的,系永樂十五年十月由余鼎所撰《積善堂銘》,其文前小序中“夏官司務孫克恭氏,世爲渤海右族”的記載即是明證。至永樂十七年七月胡俨題《孫氏積善堂詩》時,已稱孫敬爲“兵部武庫員外郎,渤海孫克恭”,其時孫氏已調回兵部並升職。由此大致可知孫敬外調爲松江府判官的時間是永樂十六年(1418)左右。

[19] 《積善堂手卷》手卷中題贊的順序並非嚴格按照寫作日期先後而有序排列,或有先單獨寫就,後裁剪粘

  連入手卷者。

[20] 王洪中進士後初非铨入翰林院,而是永樂初以給事中改翰林院檢討。同時由他官被舉薦入翰林院者還

有审理副楊士奇为编修、儒士曾日章为侍读、助教邹緝为侍读;并改给事中金幼孜、王洪及桐城县知县

胡俨爲檢討;應天訓導王汝玉、蕪湖訓導張伯穎爲五經博士,一批影響明初政壇的翰林老臣由此晉升。

由于此后明代翰林选官极清华,几无他官改授者,故永乐初年的举荐改授被明人称为“皆异数”。見[]

黃佐:《翰林記》卷三《薦舉》,第26頁。

[21] 劉韶在手卷中加蓋有“甲戌科進士”之印,明初的“甲戌科”系洪武二十七年科,查該科進士題名碑,

  並無“劉韶”之名。又查該科中有劉季箎一人,據史料記載,劉季箎,諱韶,以字行,洪武甲戍進士,

授行人。劉季箎建文朝曾官至刑部侍郎,入永樂朝屢遭貶職起複無常,嘗參與《永樂大典》編修,永樂八年(1410)被外贬为两淮盐运副使,后“命服士服隶翰林院修书”,寻又授工部营缮主事,并终官于此(見[]楊士奇:《东里集》卷二〇《故工部营缮司主事刘君墓志铭》,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第296-297頁;《明太宗實錄》卷一一五,永樂九年四月已未,第1464頁)。劉季箎非翰林出身,但參修《永樂大典》的經曆使得他與翰林諸臣熟稔,進而成爲孫敬邀約題贊的對象。劉季箎在題贊中署名爲“淛人劉韶”,並未提及自己的工部主事官職,或是對被貶谪的經曆心存結郁。

[22] 明代散阶授予与考满制度相关。翰林学士正五品,初授散阶为奉议大夫,考满升授奉政大夫(見[]黃佐:《翰林記》卷一《列銜》,第2页)。按《明实录》记载,金氏在永乐十八年升文渊阁大学士兼翰林学士(見《明太宗实录》卷二二一,永乐十八年正月丙子,第2189頁),明代官員考滿每三年、六年、九年一行(《諸司執掌》卷一《吏部·司封部·散官》,《玄覽堂叢書初輯》第12冊,台北,正中書局,1981年,第98-100頁),那麽金幼孜至少在翰林學士任上三年考滿後,散階才能升爲奉政大夫,故可知金幼孜題贊完成時間不會早于永樂二十一年。

[23] 朱保炯、謝沛霖編:《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第2426頁。張澈在《積善堂題贊手卷》中钤“甲申進士”

  白方印,然查永樂甲申進士題名碑,无“张”之名,而有“張徹”,此應系同一人。

[24] []黃佐:《翰林記》卷四《文淵閣進學》,第38頁。

[25] []黃佐:《翰林記》卷二《庶吉士铨法》,第28頁。

[26] []黃佐:《翰林記》卷一九《文運》,第342頁。

[27] 曾棨、王英、余鼎三人明確記載了自己題寫詩文的日期,在永樂十四、十五年之間,其時孫敬的職務還

  是兵部司務。周忱沒有在題贊中寫明日期,但其《積善堂銘》文首雲:“予友兵部司務孫君克恭,嘗顔其

  奉親之堂曰‘積善’。”蓋可推知周氏之文也應在這一時期完成。

[28] []周忱:《积善堂铭》,《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29] 《渤海孫氏積善堂題贊手卷》。

[30] 这篇文字为金幼孜《金文靖集》所收,题为《书积善堂卷后》。見[] 金幼孜《金文靖集》卷一〇《書積善堂卷後》,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0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877頁。

[31] 姚廣孝传世书法作品极为罕見,故《积善堂手卷》中姚氏的题赞弥足珍贵,上世纪50年代郭沫若先生曾

  通过手卷当时的保管者孫楷第先生亲阅之,并请光明日报记者拍照。

[32] 〔乾隆〕《福州府志》卷五三《人物列傳·陳仲完》,《中國方志叢書》第72號,台北,成文出版社,1967

  年,第1066頁。

[33] []過庭訓:《本朝分省人物考》卷一八《蘇州府一·王進》,周駿富輯:《明代傳記叢刊》第130冊,

  台北,明文書局,1991年,第636頁。

[34] []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乙集《鄒庶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167頁。

[35] []廖道南:《殿閣詞林記》卷六《藝學·侍講學士沈度》。